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怪才单东来舞出水墨新章法 专访中国书画家单东来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5-24  浏览次数:87135
核心提示:  舞动山水太行情 翰墨风雅中国梦   ---乐山乐水书画家单东来  丫头/文  ------师傅呢?  ------师傅进山了。  ------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跨八度大抓,抓音,弱而不虚,狂野而不躁乱;
   舞动山水太行情 翰墨风雅中国梦

                ---乐山乐水书画家单东来
 
  丫头/文
 
     ------"师傅呢?"
 
     ------"师傅进山了。"
 
     ------"多久了?"
 
     -------"一个多月了!"
 
  跨八度大抓,抓音,弱而不虚,狂野而不躁乱;勾弦,抓弦,揉弦,颤弦,按弦,打弦铺垫,浓重而不沉闷;滑音,颤音,倚音,抹音,花音,华丽而不造作;肉指拨弦,同度和声,双托,刮奏,气势磅礴而不盛气凌人;滚、拂、绰、注,超脱而不虚幻……。 
  我不知道用什么更合适的词或句子来修饰或形容单东来先生山水国画的魅力和技法,但我知道伯牙鼓琴遇知音,我知道《高山流水》,曲高和寡,"子之心与吾心同"。绝美的艺术都可以用文学的"通感"来表达。单东来,现任中国书画院副院长,中美协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我从他的山水书画里听懂了《高山流水》。
  轻松自如,柔和协调,浑厚,广博,包容一切,山水密不可分,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江河的源头,无一不发于高山,高山之上也都有山泉。正是这种"超规律"的变化,带来一种特殊的美感,使整个画面的过度非常自然。正如《高山流水》乐段速度的变化并不是突然的,而是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单东来山水画的基本元素也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圆滑柔和,扎实饱满,连贯顺畅,悦人耳目。只是这个潜移默化的转变过程在单东来的内心里已沉淀,观者只看到画的内力和韧性,正如听者只闻滑弦弹奏的衔接和整体弦滑的效果而看不到手指和弦摩擦的具体细节转换。
  正如不管筝曲里采用何种技法,时值、音准和节奏最重要,山水画的空间构图是基本功。单东来先生经常以筝曲技法为例向自己的学生强调基本功的重要性。基本功不够的画者,从任何角度来说都不应该过分追求所谓的"意境"或者"艺术化处理"。虽然"艺术性地越离常规"会带来美,但这种能力一定是建立在雄厚的基本功和规则的基础之上的。那种不建立在基本功之上的艺术美,只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正如筝曲中低音应该突出陪衬的作用,在低沉的音乐声中突出如钢丝一般坚韧的颤音,形成一种接近于戏剧化的对比,单东来画山也是这样的。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重在一个"魂"。画山,坚定有力,饱满浑厚,粗犷奔放,余韵无穷,雄伟壮观,气势磅礴,无与伦比。时而凝重有力,时而深沉浑厚,时而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观众能从画的不同角度来欣赏山的优美景色,从而感受到不同的意境,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这也正是单东来经常讲到的国画阴阳理论的精髓:有干有湿,有浓有淡,有空旷有密集,有开有合,有张有驰,即国画中展现的哲学上的对立统一的观点。阳,是物质本身;阴,是物质的精神外延。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重在一个"韵"。单东来画水,不只是画水,也不直接画水,而是在平稳细腻中凸显水的意象。正如筝曲中《高山流水》的花指音,具有水一般的感觉,如若无物,但又延绵不断,柔弱无骨却又无比的刚毅,正可谓"抽刀断水水更流"。在粗犷雄伟的气势中慢慢地融入细腻柔顺的因素,单东来总是在对高山的刻画和赞美中逐渐转向流水。这样山间岩峰中流淌而出的清泉,柔和绵长,清新自然,连贯流畅,清脆悦耳,清晰明快,不带任何矫饰之气,令人为之一振。
  站在单东来的山水画前,人们总会身临其境, 达到无我、忘我,内心升华的境界。时而似岩间水滴,时而似溪水汇集,时而似泉水叮咚,时而似瀑布飞泻,时而余波激石,时而旋洑微沤;犹如潮水澎湃,好似一阵清风扶摇直上,又好似飘飘欲仙,愉悦之情油然而生,又仿佛来到了神仙地府,人世间一切烦恼忧愁都已烟消云散,又忽似"极腾沸澎湃之观,具蛟龙怒吼之象";息心静听画面,又宛然"坐危舟过巫峡,目眩神移,惊心动魄,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万壑争流之际矣"。单先生画中的水包含了"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的思想,充分表达了一种"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的深奥哲理。
 
  将高山的意境和流水的旋律结合在一起,单东来的山水主题也就从简单的写景状物升华为对人生、对世界的认识以及反映了一种超然的世界观。象征高山的"低音抓弦"和象征流水的"高音刮奏"被单东来有机地融合在了山水国画里,形成了山和水美妙的和谐统一。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在仁与智之间,山、水被单先生完美地统一了起来,超凡脱俗,达到了尽善尽美的境界。单东来手中的山厚重、坚实、险峻,具有"八度和声"的立体感和"泛音"意犹未尽的延续感,深沉,但毫不闭塞,空旷,但不失稳定;单东来手中的水玲珑、秀美、含蓄,奔放,具有"揉弦"的委婉,"花指"的销魂,"刮奏"的狂野,似乎触手可及,但又若隐若现,似乎轻轻带过,但又清晰可见,活泼而不轻佻,简洁而不单调,丰富而不冗杂。单东来的山水画韵味隽永,可谓:"高山之巍巍,流水之洋洋"。
作者与单东来

  "当一个人的能力支持不了他的梦想时,唯一的出路就是学习。"在单东来绘画的高峰期,他选择了去西安美术学院进修学习。"画山,住山里;画水,住水边。艺术一定到接地气,不能主观臆造。"当谈到学习、写生、充实自己时,单东来最大的感触是艺术扎根于生活,来源于现实,又要高于现实,艺术一定要为人民服务,为老百姓服务。年近60岁的单东来有着高山一样的俊朗、帅气,流水一样的恬静、温和,他智慧的脸庞上那一双饱满的酒窝洋溢着国画艺术带给他的无限喜悦感。他感谢党和国家,感谢改革开放给艺术带来的生机和活力,他11月份将要举行的画展"太行情,中国梦"充满了对太行精神的膜拜,对新中国、新时代的讴歌。
《中国艺术与收藏》杂志总编路舒华与单东来

  80年代初,作为单位团委书记的单东来带领一批年轻人去延安参观学习,路经太行山。刀劈斧砍,雄伟壮大的太行山一下子攫取了单东来年轻的心,从此,单东来扎根太行,心里再无其他山。读山、看山、背山、融入大山,熟背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偷,只有完全懂山了再画山,才能得到立体的三面山。"天路"-------郭亮村的挂壁公路被称为"天路",那是老百姓用手扒出来的路;"天水"-------林州的"红旗渠"被称为"天水",那是老百姓用手扒出来的水。单东来为老百姓的"天路"、"天水"而自豪而震撼,他要把这种封存30多年的太行情感一下子爆发出来,展现给全中国人民,展现给全世界。
 
  我们期待单东来精彩的"太行情,中国梦",我们期待单东来更多、更好的作品。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