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兰溪市打造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终点站”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1-16  浏览次数:70840
核心提示: 春风化雨,化解群众烦心事  感谢你们,让我能证明自己是房子的主人。近日,89岁的青田人许仲甫来到金华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兰溪市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送来一面写着落实产权,为民解困的锦旗。 
  春风化雨,化解群众烦心事

 

  “感谢你们,让我能证明自己是房子的主人。”近日,89岁的青田人许仲甫来到金华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兰溪市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送来一面写着“落实产权,为民解困”的锦旗。


  由于十几年前在兰溪买房时身份证号填写错误,许仲甫没办法证明自己就是自家房子的主人,在青田、兰溪两地的公安、不动产登记等多个部门奔走上访十数年。“还好有了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只来了这里一次,这个困扰我十几年的难题,就被代办员会同公安、不动产登记联手解决,我的房子终于真正属于我自己了。” 许仲甫说。

  2019年7月以来,兰溪市将分散在信访、司法、人社、法院等多个部门的联合接访中心、诉讼服务中心、公共法律服务中心等工作平台整合起来集中办公集成服务,同时吸纳心理咨询师、律师以及社会调解力量等第三方力量进驻,形成解决群众困难和化解矛盾纠纷的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同时整合基层资源,将触角向基层延伸,实现群众矛盾纠纷化解“最多跑一地”。

  三江汇聚,一幅将“最多跑一次”理念运用到社会治理领域的改革画卷徐徐展开。
 

  “老娘舅”的新感叹
 

  2019年12月27日上午,“老娘舅”童庆荣短短一个多小时里就在办公室里接待了4位来咨询的群众。

  “把办公室搬到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以后,我的工作模式完全被改变了。”在兰溪当地几乎无人不识的童庆荣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以往群众电话找上门,再由他一个个去有关部门了解解决办法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如今的童庆荣,每天手机记录下来的运动步数都少了许多。

  “现在我要找部门,在这个大厅里就能找到。”童庆荣说,“而且每个部门的态度格外好,再也没有推诿扯皮。”

  “物理融合”的同时,“化学反应”悄然发生。2019年9月,兰溪市民胡赛娥在菜场花2000元购买了号称是“藏红花”的普通红花。几天后,当胡赛娥发现上当受骗再到菜场,卖家早已不知所踪。情急之下,她找到了童庆荣。

  听完胡赛娥的遭遇,经验丰富的“老娘舅”表示难度不大。“搁以前,这种人都找不到的案子,我也只能请当事人向当地派出所或市场监管所反映了,摸不清门,跑来跑去,跑累了群众的腿,跑掉了对政府的热切期盼。现在这不算什么事。”

  他喊来了大厅内的公安、市场监管等部门的工作人员,通过调用监控迅速锁定了卖红花的摊主,相关部门当即进行依法处理,及时为胡赛娥挽回了经济损失。

  像胡赛娥这样来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解决问题的群众,每天都会有,而在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主任丁军华看来,化解难题“最多跑一地”已然成为现实。

  “这里是社会矛盾纠纷调处化解的‘终点站’。除了政府部门以外,包括法律咨询、心理辅导、社会救助等社会组织也都进驻了中心,我们希望这里不仅能依法解决群众困难,也能让群众感受到社会温情。”丁军华说。

  2019年8月随市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一道进驻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的陈伟生法官对此深有同感,“我是判决离婚官司的,进了中心以后,判离婚的少了,接受调解的多了。”

  办公室里,陈伟生指着贴在墙上的诉前调解流程图,向记者讲述了中心的诉前调解程序,“我们在收到案件后,一旦判断可以调解,就会邀请当事人来接受我们法官和‘老娘舅’、心理辅导师的调解,确认不能达成协议才开庭裁决。”

  陈伟生介绍:“到12月27日,已经有45对夫妻在我们的调解下放弃了离婚的打算,看到他们重归于好,我感觉比落锤判决还有成就感。”

  据统计,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成立以来,已吸引婚调、医调等10家行业性调解机构入驻,成功调解矛盾纠纷278件,调解成功率达92.98%。
 

  网格员的新目标
 

  从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出发,驱车半小时,记者来到了兰溪市上华街道陈家村。村综治中心内,网格员郭爱华正在电脑前整理着近一个月来的群众诉求解决情况。

  桌上的接访清单显示,从帮取快递到维护村庄环境卫生,从用水用电安全到邻里关系,每星期郭爱华总能从村民这儿了解到4、5个烦心事。

  “对村民来说,市一级的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太远了,有事一般都先找村里。”郭爱华说,“我的目标就是让大家只跑村里这一趟,事情‘一次就搞定’。”

  2019年11月,巡访路上,郭爱华被村民方灵巧和6位乡亲拦下了,原来是村里自来水管道老化,导致水压经常不稳,使用自来水成了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为此,她和村支书周旭明一起去了兰溪市自来水公司,“对方很热情,一口答应帮我们修复自来水管道,现在预算和图纸都已经到位,很快就能开工了。”不到一个月,这个让村里人头疼的问题迎刃而解。

  碰上村里解决不了的问题,乡镇街道也有代办员全程帮助解决。12月中旬,上华街道横山村居民徐跃芳发现自家承包田里的上百株树木害死,一查原因,竟是因为边上金友平家的饮食店将污水偷排到了田里。

  和金友平吵了好几架都没能解决问题,徐跃芳把“官司”打到了街道。69岁的调解员龚汝芳了解了情况后,当即喊上村干部,来到村里实地查看,给金友平讲解了市场监管、环保等领域的相关法律法规。

  面对街道来的调解员,金友平很快承认了错误,答应赔偿徐跃芳经济损失,并承诺彻底进行整改,将污水纳入村污水管网,案件圆满解决。

  “有人问我解决问题难不难?我说这一点不难。只要找到我,我一定尽量管到底!”龚汝芳曾在街道司法所工作过,对各式法律法规如数家珍。仅2019年12月,他就已经化解了街道里十多起邻里纠纷。

  矛盾纠纷的就地化解有赖于更多像郭爱平、龚汝芳这样的基层民情民访代办员。2019年以来,兰溪专门聘请村社、乡镇(街道)、市三级干部、法律顾问、乡贤、网格员等,经过业务培训后,组成了一支民情民访代办服务队伍,同时还出台规定,代办员需“一单全包”,在限定期限内办结。

  据统计,2019年1至11月,兰溪全市1023名民情民访代办员,共代办事项4352件, 初信初访总量同比下降20.2%,基本实现了“小事不出村,矛盾不上交。”
 

  问题村的新面貌
 

  在不断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的同时,如何将其消灭于萌芽成为了兰溪思考的方向。

  在兰江街道大阜张村综治中心内,几块可以随时切换全村上百个监控画面的屏幕格外吸引眼球,正在施工的建筑、人声鼎沸的菜场、紧张生产的车间……记者看到,几乎每个监控都能捕捉到超过10位居民。

  大阜张村是兰溪市经济开发区所在地,拥有外来人口1.7万。以前治安问题突出,闹出点警情是常有的事,而现在几乎看不到打架斗殴了。“服务好居民非常重要。”说起变化,村党支部书记张志标直言不讳。

  在大阜张村,每天晚上,由派出所民警、党员、志愿者组成的护村队、护企队会在人员密集的主要路段巡逻,一旦发现矛盾纠纷,能当场化解的当场化解,不能化解的先劝解、登记,专门指派调解员择日调解。

  2017年11月以来,大阜张村共调解民事纠纷300多起,其中大多数是园区企业外来务工人员间的纠纷,调解成功率超过95%。

  治安环境变好了,群众安居乐业的信心也越来越足,2019年大阜张村外来务工人员增加了近千人。“今年以来,根据群众反映的需求,我们在教育、医疗等民生领域都有投入,为外来务工人员营造更美好的生活环境。”兰江街道党工委书记周玉军说。

  要真正实现矛盾纠纷化解“最多跑一地”,少不了互联网信息化应用。

  前不久,上华街道会桥村专职网格员张君荣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了村民盛骏琦的抱怨——村子附近的金衢高速正在拓宽,昼夜不停施工带来持续不断的噪音和灰尘让他忍不住吐槽。

  张君荣立刻拨通了盛骏琦的电话,承诺帮忙解决这个难题,并通过“基层治理四平台”向街道反映了施工带来的不便。在街道和村子的协调下,不到一周时间,施工单位停止了夜间施工。诉求得到解决的盛骏琦颇为满意:“没想到发个朋友圈抱怨下也能解决问题。”

  互联网带来的信息共享使得群众矛盾纠纷化解“最多跑一地”乃至“一次不用跑”成为了常态。2019年来,依托“基层治理四平台”与12345政务投诉举报平台、“互联网+监管”系统、公共安全视频监控等系统平台的对接互通,兰溪市得以准确把握社会治理的痛点、堵点、难点以及矛盾风险隐患的燃点、触点。2019年,通过“基层治理四平台”,全市共采集事件信息12.58万余条,分流交办处理矛盾纠纷6.9万余起。

  “只有及时有效了解并化解社会矛盾纠纷,才能真正实现长效的社会治理。”兰溪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倪慧仙说,“面对千差万别的群众诉求,我们希望更好地将‘最多跑一地’的理念转化为治理效能。”

  兰溪市社会治理综合服务中心内,“最多跑一次”和“最多跑一地”的标语随处可见,激励着向“最多跑一地”目标不断迈进的兰溪,在春风化雨中,绘就基层治理新蓝图。(张晓云 徐兆泉)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