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贵州黔湖:《产妇》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02  浏览次数:82572
核心提示:秋雨过后的天空像扯了一张画布一般,如诗如画的深邃美不胜收。考友们以飞燕游龙的节奏跨进考场,我对小家伙悄悄的默念,咱俩二对一,一定能胜过逐鹿对手们。其实,此刻谁能知道,我会是一名孕妇,花容月貌下披着一条
     秋雨过后的天空像扯了一张画布一般,如诗如画的深邃美不胜收。考友们以飞燕游龙的节奏跨进考场,我对小家伙悄悄的默念,咱俩二对一,一定能胜过逐鹿对手们。其实,此刻谁能知道,我会是一名孕妇,花容月貌下披着一条韩版款的连衣裙,水汪汪的大眼睛回眸嫣然一笑。这是上天赐给我的资本,心里自恋着。最可爱的是,谁也弄不清连衣裙里洋溢着什么。就这样,我顺利的进入了面试。

  新年来了第一场雪,芳约上我陪她到省城去一趟,等红绿灯时我俩真是大开眼界。人们走路的速度比爷爷那个年代挣工分插秧的速度还快。当时我俩互相调侃,这个城市会让人喘不过气来。

  时间在有用的时候会感觉太快,一旦闲下来你会怀疑时钟是不是坏了。睡一个午觉醒来,芳打电话追问明天的面试准备好没有。再三叮嘱我一定注意礼仪,声音要洪亮,胆儿要大……。

  阳光甚好,心情也格外的明朗。我挺着六个月的小家伙开始迎战。我真怀疑自己有没有得到照顾分,当我走进考场的刹那,面试官们笑盈盈的暗示我似的。不管怎么说,人生第一份工作算是成功捕捞。

  “努力是上帝,懒散是地狱”这是我曾经写给自己的。当然我也从来不勉强自己去做一件还未规划好的事。从心理学的角度说,如果我们想把一件事做成功,首先我们必须给自己一个目标,有了目标才会有方向与动力,我们才清楚自己可以努力成什么样。

  我喜爱春天,就像每个人都热爱自己的青春一样。报到第一天。按理说应该是激动人心的。兴奋的劲随着一弯又一弯的颠簸泄漏干净。这是一座依山傍水的美丽小镇,四面环山,一条河从南向北支起整个小镇的命脉。清幽的夜色笼罩此刻的心情。已近深夜,接了很多宽慰的电话,心也慢慢平复。小家伙猛踢一脚,催促着赶紧休息。

  晨曦耷拉着微光,今天估计不是好天气了。我跟每一位新同事都互打招呼,相视而笑。“刘蕊同志,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黄主任对我说。昨天报到的时候他也这般和蔼可亲,估计有什么好事交代,我心里暗忖着。茶几简练,一张接待沙发,桌上摆放整齐,窗边两盆花草,这么一间简约舒适的办公室,曾经应该也抚慰过多少像我一样来到这边远小镇心存芥蒂的人。

  “ 我必须先跟你说明白”黄主任语重心长的说。

  “您说”!

  “上星期我们单位刚调走一位同事,现在你得顶替他的任务,如果不是这个特别的原因,像你挺个大肚子我们也不忍心。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问我。”黄主任刚说完,递给我一沓资料。

  “你准备准备,我们开车到村里去”

  “到村里干嘛呢”

  “我们的精准扶贫是包村包户,必须与老百姓同吃同住。”黄主任最后强调这是政治任务。

  此刻有两条路,收拾好行李,要么回家,要么跟黄主任走。

  “刘蕊,昨天我找你没找着,黄主任说了你现在跟我们一组。没事,有姐在呢,姐跟你收拾东西去。 ”过后我才知道她叫杨艳。

  就这样,我被杨姐撵着来到我们的落脚地。一间小平房,脱层的磁粉悬挂在墙上。一下车,我这心里酸溜溜憋不住的眼泪狂涌出来。我哭了。这荒山野岭的,稀稀疏疏住着几户人家。

  “别吓着宝宝,我忒能理解你的心情。其实这里也有它美丽的地方,你看对面那排山,绵延不绝,大自然多么神秘啊。”黄主任一边安慰我,一边把东西拎到屋里。

  砰砰砰!一阵凶猛的敲门声吓死人了。

  “黄主任,你得给我评评理”一个浑身是泥,满脸皱褶的农民闷雷似的吼叫。

  “啥事?你慢慢说”黄主任回应。我站了半天也没听出啥来,主要也没听见,闻着那臭气熏天的气味,我越站越远。

  杨姐像是看出了我的举动,招手让我过去跟她整理。

  “你别瞧这些农民成天脏兮兮的,他们的心可好了,经常给我们送一些新鲜的蔬菜水果。”杨姐微笑着说。

  “噢!”我应了一声。可打我心里却仍然不能接受。

  这是我到村里来的第三天,黄主任带领我们到农户家核实种植核桃秧苗的情况。当我跨进第一家农户的瞬间,我体内的激素水平又到孕早期时处于不稳定的状态发出的那种恶心。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说亲道热的扑过来。

  “应该快生了吧!咋还会犯吐呢?喝口热水坐坐,也是蛮辛苦的,一边叨叨叨,一边端着水向我走来。 ”我随即把她挡在身外,敷衍着她。

  整个屋子都是无用的东西堆得乱七八糟,院坝里满地的鸡屎,鸡倒是看不到几只。一位老头趿拉着胶鞋在堂屋里跟黄主任们亲切的有说有笑。

  我无法说服自己,只能装模作样的到路边去接听电话。折了一朵野花,试作用它的清香问候自己那点可怜的娇弱。

  “每次都是凳子还没坐热就走了!”老头送黄主任们出来说着。

  我抿嘴一笑,理应的向那边招招手。

  “你得赶快适应起来”杨姐边说边把资料装进袋子。

  从他们的言辞中可以看出他们能理解一个从小在城市长大的姑娘做出超过一般程度的举动,需要时间去适应罢了。因此我并没有为此获得大家讨厌的目光。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的预产期也快到了,隐隐漂着一片曙光只要稍稍再坚持一下就拂晓了。

  这一天下着小雨,黄主任跟杨姐到镇上开会,他们担心我难忍颠簸就把我留下来整理资料。

  “大伙去哪呢?”一位老妇提着一大筐豆角乐呵呵地走进来。 不知为什么,我从老妇的笑容里也能嗅到泥土的腥味来。

  “他们到镇里开会去了”我不假思索的顺应到。

  我跟老头种的豆角,长得太快了,吃不赢。给你们拔了一些,凑合着吃吧。

  我站起来准备把豆放进盆里,让老妇好把箩筐带回去。就在这一瞬间,我感觉肚子不像平时那么自然。好像有一股力往下坠。我两手抱着肚子难忍发出的呻吟声并没有惊到老妇,她只是粗声粗气的吐出一句,可能要生了。我往家里打了电话,他们叫我不要急,他们已经打救护车过来了。老妇并没有走,可疼痛越来越激烈。我快受不了,感觉天快塌下来了。冥冥中我听到老妇粗暴的呐喊声。

  “小刘快生了,快下来帮忙。”此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是无力的。我的腿已经无法再支撑住整个身体。我被他们扶到了床上。赶快打一点热水来,把桌上的剪刀洗干净也拿过来。大家七嘴八舌的,我也不在乎他们在说什么了。头快出来了,我就这样顺着老妇的提示使力的撑。一声婴儿的啼哭搅碎所有人的担忧。不远处似也响起120的声音。我被大伙抬上救护车。眼泪就这样顺着眼角滚落下来。大伙见状都安静下来,我听到老妇说,生了这么个胖嘟嘟的小子。这么有福气,哭啥呢?因为气虚不足导致意识模糊,但心里是明白的,家人再三的鞠躬感谢!我被打起吊瓶送往医院。

  第二天我跟家人说,儿子取叫康康。我期待着产假赶快结束,我将要认真生活,认真工作,认真……(黔湖)

 


黔湖:原名邱兴敏,1989年,贵州贞丰人,小学英语教师。热爱生活,喜爱诗歌。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网、中国诗歌网及一些微刊!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