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隔离女孩心情日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29  浏览次数:135862
核心提示:文旅中国作者:周洋 薛帅 贺子雨,90后,湖北十堰人,武汉一家旅行社负责出境游的领队。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令满世界飞的她停下了脚步,也让这位年轻姑娘的生活失去了年轻的模样,她不得不故作镇定地去思考、去行动,学

  文旅中国 作者:周洋 薛帅

    贺子雨,“90后”,湖北十堰人,武汉一家旅行社负责出境游的领队。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令“满世界飞”的她停下了脚步,也让这位年轻姑娘的生活失去了“年轻”的模样,她不得不故作镇定地去思考、去行动,学会面对真正的难题……

 

1月22日  回到十堰

年前,我带团从菲律宾回到了武汉。回十堰老家的票一个月前就订好了。没有新的带团任务,身体也没有出现任何不适,我从出租房里翻出口罩,拿上行李,步行去了不远的汉口火车站。

十堰这次的疫情防控非常严密,封城、封路的迹象已经很明显,而且要求所有返回人员必须隔离两周。我想着,等过了14天隔离期,再和家人正常交流吧。

到家后,我就待在自己的小屋里。

确诊人数激增、医疗物资告急、医护人员求助……各大网站、社交平台不断更新着有关疫情的消息。我耐不住性子,一边刷着疫情数据,一边想着做点什么。

导游7年,我的交友圈很广。看着大大小小的微信群里信息乱蹦:有捐赠的,有帮忙从海外带口罩的……我突然想到,何不将有物资渠道的导游、爱心市民一起建个群,大家团结起来,效率会更高吧。

这个设想提出后,几乎是一呼百应。几个群很快建起来,我成了“群领队”。
 

1月24日  50个来电

大年三十,我接到了很多外地来电,数了数,将近50个。和往年不同,这些电话不是拜年慰问,而是紧急援助来电。

“最近回国的领队同行朋友们,能帮忙带医疗物资的请跟我联系,武汉资源紧缺,我们需要你们!”我在网上发出了求援帖子。

晚上11点45分,我抱着手机坐在小屋里,在朋友圈再次发出了一条求援微信,之后就紧盯着每一条留言回复,生怕落下任何一条。
    
    完全没有心情看春节联欢晚会,家人也都早早躺下了,但谁都睡不着。这个年没有什么“年味儿”不说,空气里都是紧张的气息,一种人人自危的窒息感。

可能是做导游的缘故,抑或是生性如此,周围的微妙变化让我身心都有些“过敏”反应。之前有朋友跟我开玩笑说,我跟地震前那些上蹿下跳的小动物似的,具有“预言家”的敏感体质。但这次,家人朋友们都不再觉得我神经兮兮,所有人都察觉到危险在逼近。

1月29日  低烧

“需要从泰国曼谷带回80盒医用口罩,寄往武汉周边县市医院,有回国的领队请求支援。”这天,我和往常一样,在手机上联络着各地的援助物资。

盯着手机太久,感觉眼睛不太舒服。我揉了揉酸痛的眼睛。

哎呀!眼睛辣,手烫,不会发烧了吧?我心头一紧,赶忙从抽屉里拿出体温计测量:37.6摄氏度。

每年一到季节交替或寒冷天气,我的扁桃体就容易发炎,这次应该是“惯性”或者情绪太紧张所致吧。

“妈,给我拿包感冒冲剂,就放我屋门口吧,我一会喝点。”

我故作镇静,但老妈开始担心了。为了打消她的念头,我说是为了预防,增强免疫力。

喝完感冒冲剂,心里却越来越忐忑不安。我一边反复暗示自己“不可能是那个病”,一边继续忙着搜集募集信息、找线索、拉群。

继续忙、继续忙,我反复告诉自己,不要焦虑,不要害怕,不要吓唬自己。

“不放过一丝希望,期待醒来会有好消息,今天我要早点睡觉了。”凌晨1点15分,发完睡前的最后一条微信朋友圈,熄了灯。
 

1月30日  心情“晴”

一觉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量体温,36.7摄氏度。低烧算是退了,没事了,我想。

赶紧告诉爸妈。一家人悬着的心放下了。
 

2月8日  好日子还长

元宵节真的好忙啊,对接不完的物资。一大早老妈专门煮好的汤圆都被我放凉了。

整天忙着对接,跟家人没有好好地说过话,真是觉得挺对不住他们的。晚上老妈送饭的时候,我跟她说:“等疫情过去,咱全家出国玩一趟。”

老妈笑嘻嘻地说:“不急,以后好日子长着呢!”
 

2月10日  就医

居家隔离,我每隔几小时就会量一次体温。这次体温计显示,我又低烧了。

和上次不同,喝完感冒冲剂后,一觉醒来并没有好转。我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交叉感染,我拒绝家人陪同,自己坐120去医院检查。我不能牵连他们。

爸妈紧张坏了。我安抚他们说,我现在不咳嗽,新冠肺炎的大部分症状我都没有,就是去检查一下,大家就都放心吧。……
 

2月11日  隔离治疗

下午,我在医院窗口取到了诊断报告:右肺中叶少许炎性变,右肺上叶磨玻璃样结节影。建议短期内复查。

当时我就急了,强烈要求做核酸检测,医生很为难。我本来是明白的,还需要时间、需要观察、需要走流程。但是不知为什么控制不住,还是急了,嗓门不自觉地提高了八度,连连追问报告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给核酸检测?什么时候能检测?我真的慌了,心乱如麻。

因为没有确诊,医生建议我在指定酒店进行隔离。我只好跟着专车来到指定地点。

“小雨,隔离酒店怎么样啊?如果检查没什么问题就回家隔离吧,你一个人在那儿,我们也不放心啊。”

受我“拖累”,爸妈也要在家进行隔离。

“妈,你们放心,这儿什么都有,就听医生安排吧,过阵子复查没事,我就回去。”我心里非常害怕,怕得想哭,只能嘴上尽量装作镇定。

“哎,行吧,那咱们每天都要视频。”

“好嘞。”

 ……

 以前,在老妈眼里,我就是个没长大的爱满世界疯的小姑娘,但这次视频,我明显感觉到她的小心翼翼,也感觉到自己的小心翼翼。我希望老妈眼里的我,成熟、坚强。

 酒店隔离期间,我要每天早上7点起床。早中晚三次,跟爸妈互相汇报体温。

 

2月14日  认命?

前天,张湾区宣布“战时管制”,上了各大媒体的头条,成了全国第一个“战时”封闭地区。

这加剧了我和爸妈的担心。怎么突然这么严?我们会不会全中弹了?

我的嗓子开始痛了。

下午,我带上胸片和病历,乘上救护车去了医院。

医院门诊大厅里,挤满了各类因为有发热、咳嗽症状前来求诊的病人。人太多,地儿有限,每位排队患者之间的间隔不过10厘米。

都这么久了,这队怎么不动?

“刚听说排在前面的一家五口都确诊了,医生在给他们看胸片。”

我就站在这一队。排在我前面的人咳嗽得非常厉害,他每咳一声,我都心里一抖、浑身一颤。

一个多小时后,我觉得意识有些恍惚,沉重压抑的环境让我喘不上气。太无助了,眼前的一切让我感到有些绝望想哭。

算了,听天由命吧,改天再来。

我放弃了排队,硬撑着走出了发热门诊。

我步行返回宾馆。这条回去的路上,没有来往的车辆,也没有穿梭的行人,提着病历袋,我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街道上。天黑沉下来,淡黄色的灯光落在身上,拉出一条瘦而渺小的影子。

生命原来这样的单薄。

我当惯了领队,却引领不了自己的命运走向。

不知是我自己放慢了脚步,还是我已经走不动了。

这一次,我不会死吧?我……

半个月来一直掩饰压抑的情绪再也无法克制……我先是默默流泪,继而终于嚎啕大哭出来。

这是我回到十堰后,情绪最低落的一天。

我一边哭一边胡思乱想着,越想越怕,越怕越伤心,眼泪忍不住哗哗地流。

如果这次疫情没有发生,按照日程安排,我现在应该正在境外带旅行团队。

我做了7年导游,反而再也没和家人一起旅游过。入行以前,我们全家每年都会一起出去旅游至少一次。而入行之后,每次家人有空的假期,恰恰是我最繁忙的时候,我要带着游客——别人的父母出去旅游。老妈,记得你说支持我,让我全心投入工作,不要分心。

今天是2月14日“情人节”,我还单身,我还没有男朋友,对于爱情、婚姻、家庭,我还有美好的想法,可是,我还能有机会吗?

脚下的步子越来越不稳当。想着将要失去这些,我捂着嘴,不想听见自己的哭声。

不知道走了多久,看见了隔离酒店。工作人员正在为新入住的疑似患者进行衣物消毒。

我逼着自己在酒店门口整理情绪。

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无助。这没有必要,他们很累了,除了增加一份劳神,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子雨回来了,今天情况怎么样?我们给你留了晚饭,热好就送去。”一位工作人员看到了我。

“谢谢你们了。门诊人多,我改天再去。”我匆忙回到自己的房间。

 如果这次挺过去,我一定要亲自给全家人做导游,带他们看看这些年我走过的世界。

 我在心里一遍遍地祈祷。
 

2月23日  喜讯:已发货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募集物资上。导游伙伴们还在想各种办法联络物资,我不能在消极的深渊里下落。手、眼、脑子都不能停下来,重心必须放在“身外”。

今天是很有收获的一天,我很开心。因为青岛三元色服装有限公司的第四批捐赠湖北抗疫物资防护服3000件发货了。

之前,这家公司给武汉和其他城市的医院捐赠了很多隔离衣、防护鞋套。现在十堰这边的物资也非常紧张,我就尝试联系他们,恳请他们定向给十堰的医护人员、一线执勤的公安交警捐赠一批防护物资。

 

跟我对接的这位先生是中国地质大学毕业的,对武汉对湖北有很深的感情。疫情发生后,他对接了这家亲戚开办的服装公司。他告诉我,这次疫情前,公司谈好了接近300万美金的订单,现在转产抗疫物资,全推掉了。他向我承诺,一定加班加点赶工,争取以最快速度把物资送到十堰。
 

2月26日  阴性

今天,医生通知我去复查,上午拍了片子,我肺部的症状比之前又严重了。

因为情况没有好转,医生给我做了核酸检测。

晚上,检测结果出来,显示是阴性。

但医生说,我的肺部还有炎症,不能排除新冠肺炎的可能,需要继续隔离观察。
 

2月28日  习惯 

又复查了,结果和上次差不多。医生说,情况还好,可能是旧病灶。不过就算是普通肺炎,他也会跟踪对症治疗。

其实,我已经不那么担心了。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能够与焦虑和解了。毕竟,在全国各地支援下,湖北的医护人员、物资、中医药都跟上来了、用起来了,情况好起来了。听说,外省有些景区都已经开放了。 

就算还有未知,熬过这些日子,我也早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有病就治,治好后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萌领队”。

记者手记

初步统计,贺子雨和她的导游伙伴们,已经为武汉、十堰等地募集到价值200余万元的捐赠物资,有医用防护服、口罩、消毒水,也有尿不湿、保暖衣。

“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为了谁。致我们战斗在一线的英雄!”酒店隔离期间,贺子雨经常会接到贴着这样暖心卡片的爱心包裹。

在这场空前的战“疫”中,保护自己就是保护他人,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贺子雨说,不管最后结果怎样,她都会坚持下去,因为“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是一群人,我们是一个家”。

贺子雨,一个“90后”女孩,忙起来就是她让自己不去乱想、不去害怕、不去担心的“转移疗法”。在自己被隔离的时刻,她想到利用资源为疫区筹集物资,这份源自平凡小人物本能的善良和担当,是刺穿疫情阴霾的一缕阳光!有了贺子雨这样的文旅人、普通人以善良之心放射出的万缕阳光,身在武汉乃至湖北,以及所有笼罩在疫情阴霾下压抑的人们,就一定能够重拾信心、战胜病毒,走向灿烂的明天。

当阳光照耀的江汉大地樱花盛开,我们会看到灿烂的女孩贺子雨拉着妈妈爸爸,欢笑跳跃着奔向车站、机场,我们会听到那句清脆悦耳的湖北话:“妈,今天咱们一起去看世界。”

幸福永远属于勇敢善良的人们!

编辑:秦丹华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