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驰援物资配发的“破风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29  浏览次数:237677
核心提示: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王学思一位位无名的志愿者是抗疫浪潮中的小人物,他们将自己揳在了最细微处、在最角落里,在一个个不可或缺的岗位上散发着微光。而就是这星星点点,却有着迷人的样子。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刘刚剑的
     “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王学思  
    一位位无名的志愿者是抗“疫”浪潮中的小人物,他们将自己揳在了最细微处、在最角落里,在一个个不可或缺的岗位上散发着微光。而就是这星星点点,却有着迷人的样子。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刘刚剑的名字,通常会检索出这些关键词:创业者、旅行家、公益人……而在最近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如果一定要给刘刚剑加个标签的话,关注和熟悉他的人会脱口而出——抗“疫”志愿者。

【志愿者】“战场上,只能自己解决问题。”

1月下旬,疫情的形势愈发严峻,作为新浪扬帆公益基金湖北站的站长,刘刚剑第一时间和北京总部取得联系,沟通组织募捐工作的相关事宜。

新浪扬帆公益基金是由民建中央发起的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下的公益助学基金。2008年,刘刚剑就加入了这个组织,成为一名公益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北京方面决定统一由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出面组织募捐活动。

“我都可以做。”这是刘刚剑在与总部商讨物资筹备工作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身处“暴风”中心的刘刚剑,不仅在第一时间对接核实武汉各医院的需求缺口,帮助总部建立需求对接工作群,而且在大年初三第一批紧急采购的抗疫物资抵达武汉后,就担当起基金会捐赠物资收发协调的总负责人,也是唯一负责人。

    不太了解情况的人,甚至会把刘刚剑归类为“野生志愿者”。因为,通常物资的入库出库、签收统计、分配发放和捐赠情况反馈等多个环节是由一个志愿服务团队分工完成的。而刘刚剑基本上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

的确,对于创业16年、拥有多家公司的刘刚剑而言,这些工作并不复杂。做事利落、头脑灵活,朋友多、人脉广,善于和政府、企业打交道……刘刚剑身上有着管理者过人的组织能力和创业者迎难而上的韧性。“这就如同在战场上,要把这个山头攻下来,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他说。

“好久没有甜的滋味了。”

当然,也有“一夫当关”不灵的时候。

2月19日,两个集装箱的医用酒精物资抵达武汉,为了压缩入库、出库繁琐、耗时的环节,刘刚剑决定直接在靠近武汉绕城高速口的江夏区佛祖岭社区卸货、分发。靠单打独斗肯定不行,于是他向住在附近的朋友们寻求支援。那时正值武汉展开拉网式大排查,防控措施升级,刘刚剑觉得,此时还愿意来帮忙的朋友已然超越了义气和勇敢。

那天来了5个兄弟外加其中一位兄弟的爱人。从上午9点各个接收单位络绎不绝来取货开始,直到晚上6点,50升一桶的酒精,仅凭他们7个人卸货、装车、记录、交接,就分发了1900多桶,干到了力竭。

“中午的时候,大家开始‘主动’休息,有人试着点了下外卖,竟然还真有。”刘刚剑说,那天中午吃的是20块钱一份的蛋炒饭,因患有糖尿病,从来不喝饮料的他,破例喝了一听可乐。

“忙起来就顾不上喝水,嘴里每天都是苦的,那天尝了一口甜的滋味。

因为要把捐赠接收的情况反馈给总部和捐赠方,所以每次收货、交接,刘刚剑会用手机拍照记录。但搬酒精这天,他出门时特意带了三脚架,因为那天是他生日,他想记录下这个终生难忘的生日。

你有钱就了不起吗?

疫情之下,为了给局面带来积极的改变,也许每个服务一线的个体都在透支,有体力,有脑力,有心力……恰恰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每个个体也难免会因为对接上的不畅、信息的不对称,甚至是一些部门的乌龙事件而感到受挫、沮丧。毕竟,挺身而出的凡人也会有快要崩溃、需要释放压力和发泄情绪的时刻。

有一次,刘刚剑开车去雷神山医院送物资,倒车的时候不小心轻微地剐蹭了另一辆车。“你看看多少钱吧,我有急事赶着走。”刘刚剑没有料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竟激怒了对方。

“你有钱了不起吗?

“我真有急事,你说个价钱我给你。

“1000!

……

那就是一个平日里给200块钱维修费就够了的剐蹭,在这个特殊时期对方多要一点,刘刚剑也能够理解。但是,这个不怀好意的要价,让他一时间也没控制住情绪,吵了起来。

后来,刘刚剑才从那位司机的口中了解到,他是一名从外地赶来支援雷神山工地的建设者,工作结束后需要开一份证明才能离开武汉,但不知什么原因还没有办好,刚巧碰上刘刚剑,这股火就一股脑发在了他身上。最后,刘刚剑给对方转了500块钱平息了争吵,但这件事在他心里很长时间也无法释怀。

在一线的工作中,很多人可能都是无名的小角色,但却不可或缺。他们是带着一颗热忱的心和没有赋予其责任的使命感来的,还是要感谢和感激他们。

【文旅人】

考验才刚刚开始

2月16日那天,刘刚剑“收工”比往常要早,吃过晚饭,他开始打游戏。刘刚剑并不痴迷游戏,打游戏的技巧也一般,但他几乎每天都要玩一会儿,因为公司的合伙人们等着他在游戏中讨论工作。

刘刚剑创业的公司都是文化和旅游领域的企业。面对当下严峻的形势,未来公司业务怎么开展,损失怎么弥补,年前签订的合同、制定的工作方案要不要继续执行,推进了一半的项目还做不做得下去……一想到这些,每个合伙人心里都不是滋味,被“禁足”的每一天都仿佛在虚度一般。或许,这个时候只有一边打游戏一边聊工作,气氛才不至于那么凝重。

然而,那天游戏打到一半,大家还是沉默了。

去年年底,刘刚剑他们刚签下了武汉的一家四星级酒店,付了订金,房租一年1200多万元,交割期限是3月10日。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讨论这家酒店该怎么办,是信守承诺继续接下来,还是趁早放弃只损失订金。合伙人们的意见并不统一,聊不出结果。

刘刚剑要操心的不只这家酒店。去年年中,他们在随州投资了一个文创产业园,目标是打造服务0岁至16岁群体的教育综合体,节前对老厂房的改造装修刚进行了一半,这场疫情对这个项目未来的市场前景产生的影响还未可知。

还有春节期间旅行社“泡汤”了的海南业务:三亚、海口、博鳌7个航班的包机支出,在海南各地已经承包的酒店支出,不能怠慢的正在享受着“超长海岛游”的客人……

刘刚剑很清楚,眼下每天的奔波辛苦都不算是考验,对他而言疫情结束后,才是真正考验的开始。

和刘刚剑电话采访的那天,他说他和伙伴们商量好了,酒店要继续接下来做,希望申请成为援汉医疗队的驻扎点或者是医学观察集中隔离点。那天,他还取消了公司4月份澳大利亚骑行团的全部机票和行程,对此骑友们也都很理解。

早在2月4日的晚上,刘刚剑在朋友圈曾发过一组澳洲森林火灾后植物新生的图片,他说:“4月份我要去那里骑行,4月份武汉的樱花也等着大家。”其实,发状态的时候他就清楚自己去不了,但他还是发了,“我就是想给骑友们打打气”。

【小人物】

你怕吗?”“武汉是我家。”

刘刚剑习惯于用图文记录每天的所见所感,从他朋友圈里的只言片语中能感觉到他是个能举重若轻、善于苦中作乐的人。

口罩、防护服、医用酒精、消毒液、呼吸机、负压救护车、干衣机、清洁空调过滤网、安心裤、餐盒……一个多月里,刘刚剑经手分发的救援物资让他忙得不可开交,他开玩笑说,“没收入的这一个月,我也是流水过亿啊”。

工作中,除非迫不得已,他很少穿防护服,戴好帽子、眼镜、口罩是他“现身”朋友圈的标配。他认为,相较其他的志愿服务岗位,自己的工作危险系数不大,没去不该去的地方,没和不该接触的人接触,必要的防护做好,消杀做到位,足矣。他甚至把朋友寄来的防护服送给了在小区门卫执勤的小哥。

其实“壮汉”也有“怂”的时候。刘刚剑坦言,第一次去金银潭医院送物资的时候,心里也是有障碍的。他赶到医院门口时,迎面碰上一个人哭着要给家人办死亡证明,他心里“咯噔”一下,五味杂陈。在和对接物资的护士长打电话时,他反复询问自己需不需要穿防护服进去,但可能对方正忙着没有听清他的问话,电话就挂断了。当他忐忑地来到约好的门诊地点,看到护士长也没有穿防护服时,惊讶地问道:“您怎么没穿防护服啊?”对方答:“我们医院不设发热门诊,病人都在病房,门诊很安全,不需要过度防护啊。”刘刚剑心里悬着的那颗石头才落了地。
 一个多月来,刘刚剑目睹了许多触动心弦的人和事。最让他难忘的还是那些小人物,比如,每次去金银潭医院的时候,他都会看到医院门口停着一辆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的车,而且每次都有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司机站在车旁望向医院等待着。刘刚剑不知道司机的名字,也看不清他的长相,更不知道他是否就是那位被报道的志愿“英雄”,但对于刘刚剑而言,他像一座灯塔,让人备感鼓舞。

【记者手记】

刘刚剑喜欢骑行,在组织骑旅团出游时,他善做“破风手”,成全伙伴、服务大局;在创业团队里,他也甘做“破风手”,与团队形成高度默契,甚至下好先手棋,为团队赢得主动权。

在这次抗疫物资配发的战斗中,他仍旧勇做“破风手”,为将物资快速、安全地送达至被捐助人的手里,他不畏艰险,使命必达。

尽管疫情过后还有更多的挑战和难关在等着刘刚剑和他的合伙人兄弟们,但他坚信,多做好事会有好运。希望他心如所愿!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