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鬼步舞者老刘|方舱文化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2-29  浏览次数:235484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王彬 谨以此文献给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献给舞者刘志伟和所有居住在这座城市中的勇敢的人们大家注意啊!我喊五六七八再跳,要合上武汉方舱医院的走道里,十几名患者相互间距两米多,错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王彬
 
   谨以此文献给武汉这座英雄的城市
   献给舞者刘志伟和所有居住在这座城市中的勇敢的人们
微信图片_20200226114032
 
    “大家注意啊!我喊‘五六七八’再跳,要合上……”武汉方舱医院的走道里,十几名患者相互间距两米多,错落地站着。人群中间,大个子话音刚起,大家就已经提前跳动起来了。“合上拍子!”他喊住,大家一起笑了起来。
 
    处在“C位”的大个子名叫刘志伟,是本篇的主人公。
 
     刘志伟在方舱医院跳“处子舞”是在2月18日。那是进舱的第五天,他身体状况刚刚好转,“出脚”就跳出一组漂亮的“鬼步”。当时方舱里已经有不少病友在跳广场舞,但作为个头最高的“舞者”,刘志伟很快又以“功夫了得”征服了大家,成为眼下这个“方舱舞坛”的C位人物。
 
      大家都管他叫大个子,还有人介绍他是“会跳鬼步舞的男士”,刘志伟最喜欢这个和在舱外时一样的称呼。每到这时候,他兴致就来了:“鬼步舞是这样的”“我可以教你学”“我带了个一百人的舞团”。他还总不忘推介同是鬼步舞爱好者的妻子:她跳得比我好,你可以关注这个抖音号,我爱人开的。
 
    阿红抖音视频的上传跟武汉同时按下了暂停键,最新一条动态是1月22日发出的。刘志伟清楚地记得那天下雨,妻子在广场上录了慢视频,也就是分解动作,还号召舞友来录各种舞的“慢视频”……
 
    如果不是疫情来了,他们夫妻会每天在广场上教100多人跳舞。
 
    但是……
 
祸不单行:核酸检测结果是阳性
 
    新冠肺炎突然袭来,刘志伟与他的城市武汉一样猝不及防。
 
    “疫情中间,患有脑血栓的父亲病重走了。”刘志伟说。
 
    他记得那天,要从床上把父亲抱起来送走,父亲很重,仿佛是冥冥中不舍得离开熟悉的家和至亲的人,根本抱不动。刘志伟打电话去叫救护车,但疫情笼罩下的武汉,120十分繁忙。
 
    漫长的近两个小时后,刘志伟和家人才听到急救车的鸣笛声由远而近。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匆匆进门,检查一番,又匆匆离去——老人已没有了生命体征,残酷的现实击碎了一家人最后的希望,父亲真的走了……
 
    老爷子刚刚过完85岁生日,突然离世让刘志伟和家人悲痛欲绝,却无法再多看老人一眼,多陪老人一会儿。疫情之下,一个生命的消陨如此匆匆。老人的遗体很快被拉走了,房间里充斥着84消毒水和药剂浓烈的味道,湮没了父亲的音容笑貌。
 
    刘志伟说,第二天,陷入巨大悲痛和身心俱疲的一家人来取父亲的骨灰。当时火葬场的人很多,他们抱着父亲的遗像等了很久,才把父亲的骨灰接回家。父亲走的太突然,恍惚之间,一切都没来得及准备,人就仓促地火化了,前一天父亲还好好的,这一下子阴阳两隔。
 
    隔天凌晨,来不及伤心,甚至来不及安排下葬的事宜。刘志伟兄弟俩就都发起烧来——超过38摄氏度。肆虐的病毒并不打算放过这个不幸的家庭,核酸检测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刘志伟和哥哥都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
   
    当时的武汉,确诊与被医院收治隔着一个病床的距离,这几乎是一条普通人无法跨越的生死界沟。
 
    刘志伟兄弟与武汉许许多多确诊和疑似的人一样,只能把自己隔离在家中。妻子阿红安顿好母亲,不畏生死地守护在刘志伟的身边,24小时戴着口罩陪伴照料他,一边频繁打探医院病床排位的消息,一边和他共同在体温反复升降中备受煎熬。
 
    一天,两天,三天……在病痛和恐惧的折磨中,刘志伟兄弟俩终于等来了一线生机。
 
    省市换帅,全国支援,火神山、雷神山以闪电速度建成使用,一座座方舱医院及时收治病人。听说以前几乎成为摆设的市长电话有人接听并且管用了,阿红毫不犹豫拨打电话“求救”。
 
    2月13日,刘志伟兄弟一起入住了硚口体育场方舱医院,距家11公里,家里老母亲和爱人开始了担惊受怕的日子。过了两天,哥哥高烧不退,转院治疗,兄弟俩又隔开了两公里。又是还没来得及反应,只剩下刘志伟自己在方舱中煎熬,孤独地与病毒搏斗。
 
    进舱并不意味着缓解,刘志伟要面对的第一件事就是跟病毒的生死“博弈”。开始那几天,他的病情不断反复,身体在调动一切力量抵御病毒侵袭。疲惫乏力极了,也睡不太着,只能苦撑着。
 
    鬼步舞者大都体力较好,一天不跳都难受,形成惯性以后,身体机能运行很准确。如今的状态,他头次遇到。他不用看表和医疗指标,只凭估算身体因为没运动产生的酸软程度,就能大体掌握时间和身体状况。
 
    整整过了5天,刘志伟在方舱里熬着,消受着亲人们的逐个远离,消化了不止五成的病痛和心伤,终于挺了过来。
 
又开始跳舞
 
“第一个念想就是起来跳一跳。”刘志伟说。
 
    状态稍好些,跳鬼步舞是他急着想恢复的。此刻,这舞已不仅仅是爱好,更是链接往昔生活的唯一通道:跟家人一起,在公园里跳,在文化广场上跳,楼前小空场上跳过,走廊里也跳过,高兴了走到一条小街巷就跳起来,上台阶也用跳的……
 
    偶尔他会念叨,腿脚会不自觉地跟着动。
 
    刘志伟不知道,这一幕,被值班护士看在了眼里。
 
    挺过来的第二天,刘志伟刚要去跳舞,就瞥到身边的台子上多了个新物件——一只音箱!他一打听才知道,这只音箱是专门送给自己的,另有3只音箱正在配送途中,赠给其他病区的领舞人。
 
送刘志伟音箱的正是那位细心的护士,姓周,河北唐山人。方舱里没人喊她“周护士”,大家都管她叫“小悦悦儿”,喊起来欢快。
 
    音箱拎着很轻,但这份情义很重。刘志伟也突然意识到,医护人员交付的这个重任:如果舞蹈能够鼓舞大家战胜疫情的斗志,那就要尽可能地发光。
 
    2月20日,跟刘志伟同一病区的病友黎明把录下来的“鬼步舞教学”视频完整版转给了刘志伟。
 
    刘志伟马上又转给了阿红。过了一会儿,阿红回复:“我也好想进方舱,跟你一起去教大家跳舞,让更多人活跃起来。”这时候,阿红已经暂停跳舞20多天。
 
    刘志伟觉得,也许阿红的抖音号快要有新动态了。这次,阿红的主题很可能是方舱医院跳舞打卡。
 
战胜病魔的精神支撑
 
     灾祸往往追随着幸福的脚步。正当刘志伟在方舱中满怀希望起舞之时,病毒攻势悄然加剧。方舱医院的检测结果瞬间粉碎了他“复出”的期待。病情加重,他被送进了哥哥所在的医院。兄弟俩从不久前分离时的“咫尺天涯”,回归到“天涯咫尺”,这种重逢却让人五味杂陈。
 
    现在,刘志伟插上了氧气管,大部分时间只能躺在病床上。转成双肺感染的他,已不便跳舞,安静的病房中也没有了熟悉的音乐和舞伴。刚刚市长电话又打过来询问治疗情况,让刘志伟感到非常暖心。他目前身体尚无不舒适感,也并不怎么担心。休息时,他的耳畔依然萦绕着动感的音乐,脑海里时不时倒放着与妻子、与舞伴们欢乐舞蹈的情景——他的内心充满对舞蹈的渴望。
 
    鬼步舞,从广场到方舱再到医院,如今已从日常爱好升华为刘志伟战胜病魔的精神支撑。正是因为拥有了一定能够健康舞蹈的坚定信念,他仍能在这样狭窄受限的空间中想象着开阔的舞步。手不动,脚不动,眼却能遥望,心永远追随,这就是希望。
 
记者手记: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而来,原本风靡全国的广场舞戛然而止,如今却在武汉的方舱医院里流行起来。对于这里的轻症患者来说,适度的运动是可行而且必要的,简单易学的舞蹈无疑是很好的选择。
 
    音乐声中,欢乐成倍复制。其实,广场舞是一束光,映照出每个人焦虑与不安的同时,也投射出全国人民对武汉的爱与关切。我们企盼着,当岁月再度静好之时,文化场馆、公共场所恢复往昔景象之际,包括刘志伟在内的广大群众又能在广场上自在起舞。
 
    方舱里的广场舞,好不好、美不美不重要,重要的是,翩然起舞的达观和战胜疫情的信心,折射出的是中国人民的坚强、中国力量的凝聚。   
               
    祈盼舞者刘志伟能够平安度过这一关,和他的城市一起,挺住!
 
    致敬舞者刘志伟和武汉勇敢无畏的人们!
 
    武汉加油,
    湖北加油,
    中国加油!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