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王磊:我要用生命来捍卫它,必须要运回去,一定等我!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04  浏览次数:178081
核心提示:2月28日8时,大庆石化一拖一平面口罩第一条生产线投入运行,并产出第一批一次性防护口罩。  3月2日12时,第二条生产线也投入运行,产出合格口罩。  在国资委和集团公司确定的三地四企口罩生产基地之中,大庆石化
         2月28日8时,大庆石化一拖一平面口罩第一条生产线投入运行,并产出第一批一次性防护口罩。
  3月2日12时,第二条生产线也投入运行,产出合格口罩。
  在国资委和集团公司确定的“三地四企”口罩生产基地之中,大庆石化是第一个实现口罩自动化生产的企业,这条口罩生产线,也是集团公司第一家投产的自动化口罩生产线。
  在这特殊时期,这样的消息,无疑让所有大庆石化人感到振奋与骄傲。口罩成功投运生产的背后,发生了很多感人的故事,许多大庆石化人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在竭尽全力地拼搏着。
  这其中,就包括了塑料厂机动科副科长王磊和维修车间技师王伟,他们在千里之外的广州,经过三天两夜的连续奋战,成功将设备和技术带回了“家”。
  在广州厂房里,设备调试成功确认可以发货的时候,王磊激动地录下了这样一段视频。今天,让我们来听听,他的故事——
    2月21日下午,我接到通知,受疫情影响,口罩生产线厂家无法派人来大庆石化,要我带领王伟一起,去广州国机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学习口罩生产线的安装及调试技术,回来进行设备安装。
  这次去厂家,我们掌握技术的速度,直接影响到拿货速度,大庆石化第一条口罩生产线能不能开起来、开得成不成功,也与我们有着很大的关系,这次学习,这场“考试”,太过重要,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在接到任务的第一时间,我的心便开始忐忑起来。

  工作中的王磊(左)和王伟(右),摄于2019年。
  23日下午,我和王哥登上了飞往广州的航班。
  这个时期,出门的人并不算多,大多是为了生活而奔波的人,再有就是像我一样有重要任务的人。
  听着大家嘴上说着“一罩难求”,再想想此行的目的,我的内心突然涌起一股使命感,压力更大了些,心里也沉甸甸的。
  晚22点,终于到达广州,整装洗漱后,我准备休息,但那时的我没想到,这竟然会是我们接下来几天睡过的唯一一觉。
  24日早8点,我们准时到达了厂房,偌大的厂房里,到处是待组装调试的生产线。
  在这个特殊时期,厂家人手不足,没有时间做培训,只能派一个师傅带着两个学员,直接对设备进行装配,我和王伟跟着一位姓罗的师傅学习。
  王磊在广州学习调试口罩生产线。
  厂房里只有一台公用电脑,想查询流程图,得大伙儿排队轮着来,每个来学习的人,都蹙着眉头,一边努力学设备安装,一边催问厂家什么时候能发货。
  厂家说目前生产能力有限,得再等一等,我心里急得不行,又去催了好几遍,后来他们告诉我,我们手上负责的这条生产线,只要调试成功了,我们学会了,就归大庆石化了。
  也就是说,啥时候把货拿回去,全凭我们自己,一想到这儿,我心里更急切了些,学!必须得赶紧学会!
  我和王伟边干边学,努力记牢每个螺丝钉所在的位置,别的装配小组有了成功的经验,我们也会凑上去“偷师”,顾不上面子不面子的,只要能把手艺学到就成。
  就这样,我们站在厂房里,弯着腰,拿着工具,趴在生产线旁,一干就是一整天,只有中午和晚上吃饭那会儿,能坐下来休息十来分钟,然后又马上回到生产线旁继续守着、看着、研究着。
  广州的春天,白天能达到28℃,又闷又热,再加上我们一直站着干活儿,身上穿的半截袖早都被汗水溻湿了,但大家都顾不上这些,只是埋头琢磨眼前的设备。
  320点,厂家的师傅们下班了,学员们也陆续回去休息,可我哪睡得着呢?“家里”边可都还等着我呢!
  我跟王伟说:“王哥,时间太紧了,今晚咱别回去了,晚上厂房人少,咱俩把今天学的生产线安装过程消化一下,还有一些不明白的问题也一起整理整理。”
  48岁的王哥一边拧着扳手一边跟我说:“小王,你说咋整咱就咋整,我不累。”
  于是,我们开始了第一个不眠之夜。
  我们心里一直琢磨着眼前的机器,精神处于亢奋状态,也顾不上困,只想着怎么把这条生产线尽快“扛”回去。
  晚上只有十几度,后半夜我向厂房里值班的人借了件工服披在身上。
  其实气温低还是可以忍受的,因为我们一直在围着设备走,倒也没觉得太冷,但我去年夏天时受过伤的腿,那时已经有点儿肿了。
  王哥的腰一直猫着,时不时就得站起来直直身板,用手捶两下后背,再猫下去继续干,后半夜的时候,他实在困极了,就坐在地上,靠着墙眯上二十分钟,缓一会儿神,继续起来学。
  一夜很快就过去,虽然身体很疲惫,但我们给自己“加课”的效果很好,我俩觉得对手中的设备熟悉了很多。
  25日,口罩生产线的订单仿佛井喷似的,供不应求。
  17点左右,厂家为了提升安装、调试的效率,承诺谁的生产线能在规定时间内实现稳定运行,此条生产线就立刻打包发运给谁。
  我看着自己眼前这条正在装配的生产线,当时就下定决心,这是我的,必须拿下它,把它带回“家”!
  这注定又是个无眠之夜。
  晚上下班后,厂家的师傅也留下来和我们一起调试,其实设备安装已经完成,但核心部件有些难题一直未攻关下来。
  口罩的鼻梁条总是有点儿宽,封边的时候压不进去,需要有人站在生产线边上用手扶一下,这个问题今晚必须整明白!
  凭借多年的设备维护经验,我向罗师傅提了一些改进建议,开始他还不太相信我,觉得我们这刚来两天,咋就成“大拿”了呢?
  但其实,在家天天和压缩机一类的“大家伙”打交道惯了,对设备自然有种感应,哪儿需要改动,哪儿需要微调,都了解。
  后来,罗师傅拗不过我,按照我提出的方式进行改进,真的解决了技术难题,直夸咱大庆石化厉害。
  出门在外,我们就代表着大庆石化,这回给“家里”长脸了,真骄傲!
  这一夜,我和王哥身体都达到了极限,干一会儿,便在地上坐一会,等待装备运转的过程中再稍微闭目养会儿神,但我们始终不敢放松。
  经过一夜的调试,26日凌晨4点30分,设备终于平稳运行了!
  我在喜悦的同时,更多的是松了口气,任务完成了,终于没有辜负“家里人”对我的期望,真好。
  这些天一直待在厂房里,衣服反复出汗、溻干,我们身上都有些馊了,我和王伟一起回到驻地,急忙洗了个澡,睡了一个小时,又赶紧去厂房看看设备运行状况。
  我的腿肿得几乎走不了路,脚下的鞋垫也早就被我拿了出去,这才勉强能穿上鞋,王哥扶着我回到厂房,看到设备一切正常,想到马上就能将它带回去,我就觉得再苦再累,也值了!
  在设备打包前,我录了个视频,告诉大伙儿,等我,一定要等我……等我带着拼命“抢”回来的口罩生产线回“家”。
  王磊(左)和王伟(右)正在安装调试设备。
  26日16点,口罩生产线装运完毕,送往机场,次日到达大庆。
  28日凌晨,我们连夜进行安装调试,一切都很顺利,这台被我们“盘”了三天两夜的生产线,成功投产运行。
  这场硬仗,我们赢了!
  泰戈尔曾经说过:“你今天受的苦,吃的亏,抗的罪,忍的痛,到最后都会变成光,照亮你的路。”
  熬到最后的人,才能赢在最后,所有厉害的人背后,都是你看不到的死扛。
  这场疫情,各行各业的人,都在各自的战场上战斗,在一场场战斗中,每一个咬着牙死扛的人,都是最勇敢的战士。
  感谢这次疫情中,所有奋不顾身为信念而付出的人,这个春天将因你们而温暖。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