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黄冈 | 我用中医药文化与病毒搏斗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05  浏览次数:254443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王彬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黄冈受到高度关注主要因为两点:累计报告确诊病例数仅次于武汉,2月7日甚至突破2000例;面对中央指导组提问,时任黄冈市卫健委主任、疾控中心主任唐志红一问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王彬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黄冈受到高度关注主要因为两点:累计报告确诊病例数仅次于武汉,2月7日甚至突破2000例;面对中央指导组提问,时任黄冈市卫健委主任、疾控中心主任唐志红“一问三不知”,被提名免职。
      但此后一段时间,黄冈开始传出捷报。
      2月10日  新冠肺炎新增治愈出院数首次超过新增病例数
      自2月12日起   每天新增确诊病例数呈下滑趋势
      2月17日  首次出现“负增长”
      2月23日至28日  连续六天无新增确诊病例
 
      曾是重灾区的黄冈发生了什么?在医疗条件相对较差、检测能力相对滞后、城区缺乏传染病医院的情况下,黄冈如何扭转战局?身处黄冈的一线医护人员给出了答案。
 
讲述人:贾新华(山东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副院长、肺病科副主任、山东第一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队长)
 
“去黄冈前,已经关注病毒一个多月”
 
    从2019年12月,网上就出现“武汉陆续出现不明肺炎病人”的消息。12月30日,武汉市卫健委医政医管处发布《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称武汉市部分医疗机构陆续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人。
 
    作为呼吸科的医生,看到“不明原因”四个字,我本能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传染病,中医讲是“疫病”。后来没有更多信息,我就特别留意工作群等各种渠道,收集零零散散的消息。那时候只知道症状以发热乏力为主,影像学的改变也像是病毒性肺炎的改变,结合平时治疗病毒性肺炎的经验,我想我们应该提高警惕,提前准备一些清热解毒、芳香辟秽的药物。
 
      2019年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公开发布通报称,近期部分医疗机构发现接诊的多例肺炎病例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专家分析认为,上述病例系病毒性肺炎。2020年1月1日,华南海鲜批发市场贴出公告休市整治。
 
    我保持着高度关注。
 
“登机前才知道战场在黄冈 ”
 
     1月24日,山东省卫健委下发通知:山东省抽调医护人员组建援助湖北医疗队,支援湖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我有心理准备,之前跟家人做过思想工作,请战书1月23日交了。大年初一,作为第一批支援湖北的山东医疗队成员,晚上7点左右,我到达济南遥墙机场,见到了同去前线的另外137位队友。那时候,我们还只知道要去湖北。一直到飞机起飞前,大家收到正式指令:山东首批医疗队对口支援黄冈,即刻出发。听到这个通知,还有队友有些小失落,大家原本是铆足了劲,要去最危险的武汉打一仗。
 
“黄冈不比武汉容易,第一题就超纲 ”
 
       到黄冈已经是1月26日凌晨3点了,我们先去驻地休息。当天上午,黄冈市委、市政府决定,启用地处黄冈市白潭湖片区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作为新冠肺炎确诊患者集中收治点,并要求48小时内将其改造成“黄冈小汤山”,计划容纳1000张病床。
 
       1月27日下午,我们全员到达现场的时候,天还下着小雨,阴沉的天幕下,眼前是一片建筑工地,一座孤零零的楼,四周全是建筑垃圾,楼里面来来回回的人们在清理着各种废弃物。说实话,当时心里凉了半截。这就是我们的“战斗堡垒”?它能够承受住严峻疫情的考验吗?这时候大家才切身感受到黄冈的难,第一题就超纲的那种难。
 
      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实际离计划中的开放时间还有3个月,现在紧急启用,远未达到传染病医院标准,但新增确诊病例在不断增加,解决住院问题刻不容缓。
 
      我们立刻参与改造基础设施,开辟隔离病区,搬运各种物资和医疗用品。
 
      戴着口罩搬东西很不方便,汗会捂在里面,不少同事眼镜上一层雾,看不清楚。说话是靠吼的,到了晚上回到驻地,嗓子全哑了。不过谁都没喊累。到了这样的时刻,一股劲儿顶在前面,人是会忽视身体的劳累。
 
      经过将近30个小时的奋战,1月28日,医疗中心基本达到了“开门标准”。当晚11点,第一批病人就转运过来了,不到3小时涌进来20余名患者,到次日早上6点,整个病区已经收治了48名患者,全都是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一趟救护车就要转运4至6名患者,患者基本都抱着氧气袋,活动费力,必须全部应急安置。 
 
    我们一夜没合眼,直到病人全部住上院,才深吸一口气,靠在墙边休息。
 
   “所有患者必须吃上中药”
 
      刚接诊的前三天,病人数量激增,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建立高效的医疗运行机制,必须应时应势。好在提前熟悉了队员各自的特点、经验和专业,我迅速划分出2个普通患者救治组、1个重症医学救治组和1个院感组,职责可以细化到人,确保病区有序运转。
 
      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印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提出“各有关医疗机构要在医疗救治工作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建立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山东中医药大学党委书记武继彪、校长高树中、副校长庄严与山东省中医院院长任勇对于前线的救治工作也提到,在治病救人的基础上,要注重发挥中医药的优势,总结出中医药疗效评价实证。
 
       在“中西医结合”的大方针下,谁主谁辅,如何协同,是一个“合”字。
 
     “中医必须全程参与治疗,所有患者都必须吃中药”,这是我接诊第一位病人时就强调的。20多年的中医临床经验,加上亲历“非典”时期,对中医药疗效有信心,更有底气:中医药文化传承千年,经得住时间考验。
 
      队伍里有6名具有中医从业背景的医生,我们迅速成立了中医小组,平均分到了两个病区,确保中医药治疗全覆盖。同时,中医小组每位成员的西医理论都过关,在一线,中西医双方沟通很顺畅。
 
      但这个时候,一道关卡却横亘眼前……
 
医疗中心没有中药房
 
      由于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是抢建出的新院区,没来得及建设中药房,专业度要求高的煎药室就更难短时间内配好。眼下,病房已经有将近100位患者,其中危重症占比相当高,有的因为持续发热又未得到有效救治,整体状态比较差,现代医学缺乏明确有效的抗病毒药物,这正是中药发挥关键作用的时刻。中医药越早介入治疗,患者就越早受益。
 
      我接诊完一批病人后,马上就去跟黄冈相关部门和医疗中心院方沟通,同时告诉小组成员,中药跟上来之前要尽快摸清病人体质和辨证情况。
 
      全员的等待,终于有了回音。经过协调,黄冈市中心医院老院区有中药房和煎药机,可以供应中药。我们立刻组建了中药房微信群,将中医小组和中药房的人员都聚集在群内,开方后第一时间拍照传给药房的徐明组长,快速对接。
 
“从没煎过这么多药”
 
       1月29日18:50,徐明收到了我们山东队的第一批中药处方。
       1月30日上午10点,载有首批中药的小货车,穿过静静的街道,一路奔行到达40里外的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
       1月31日,中医药实现全面供应,“一人一方”,安排上了。
       时间过得很快,到2月,我们已经在黄冈10多天了,中药供应上之后,大家集中精力,有序高效地工作。
       2月6日,徐组长给我看了他拍的照片。
 
       这一天徐组长共收到126张处方,说比去年4天开出的中药总量还要多。其中,山东队的处方有近80张,是近期最多的一天。
       中医长于系统调理身体、辨证预防及治疗,即便是同样病症的患者,不同体质,用药也有很大不同。我们医疗队坚持一个患者一个药方,还结合临床实践,调整了国家公布的“协定方”,以便灵活应对疫情变化。这样一来,中医药量真不小。
 抓药费时,煎一副药平均一小时,中药房只有两台煎药机,7位组员轮值,很不容易。中药组队友们,你们辛苦了。
 
“如果你饿了,只能吃馒头?”
 
       中医治疗小组的例会两天开一次,组员各自报告患者情况,讨论诊疗方案,确定下一阶段重点。大部分组员都通报了好的临床反应,病人口干、乏力、肠胃不适、呼吸不畅的症状普遍缓解,血氧指标拉高,胸闷感觉也稳步缓解,我们准备换药。
 
       这天开会,山东省临沂市中医医院副主任医师庄步辉有点沉默。我询问情况,他说观察病区里有两位患者明确拒绝用中药。这是预料中的事情,确实会有一些患者会拒绝中医治疗。不过他并不着急,这两位患者的左、右床病友都服用了中药,效果请他们自己判断。
 
       2月18日,来了两个好消息:上了一台全新的颗粒机,中药房的煎药机超负荷情况得到缓解;庄主任提到的那两位患者在走廊上追着问中医知识,看来是顺利过了心理关。
 
       西医同仁亲眼见证了中医的疗效。不同医学背景的医护人员在一线直接交流切磋,能促进理念融合,中西医治疗是殊途同归的。打个比方,“如果你饿了,只能吃馒头?”
 
查房之余,当好“中医客服”
 
       近期,战“疫”成果显现,出院病例远超新增病例,仍然在院的患者情绪也稳定下来,从原来的紧张焦虑中走出来,主动积极配合治疗。
 
       很多患者是第一次接触中药,对于这么快就见到效果十分惊奇。我们平时查房之余还成了“中医客服”,有些患者发问甚至问出专业范儿的问题。这本身就是情绪稳定的好现象,也说明普通百姓对中医的理解在深化,这让人很欣慰。
       更乐见的是西医队员们对中医的浓厚兴趣。疫情期间,无论忙到多晚,我们坚持每两三天出一期 “中医简报“,分享中医诊断案例,剖析中药汤剂、中成药、中药注射液、中药熏蒸等疗法的医理,方便西医背景的队友尽快认知中医。中西医深度配合,“黄冈病毒阻击战”会打得更漂亮。
 
“治病救人为重,传播中医文化亦重”
 
       现在,抗疫进入平稳期,我利用这段时间做科普,讲好中医故事。
       微信群里的 “中医小问答”一上线就受到欢迎,我组织大家在每天的治疗工作结束后线上问答,不谈病毒,只论中医。这个中医科普做得很“中医”,见缝插针,生动活泼。
       举个例子,比如“心虚”,这是典型的中医词汇,“虚”是虚弱,“心”就大有讲究了。中医看待人体脏器是按照功能分而不是实体器官划分,心主神明,“心”指的是思索、情绪等,对应的其实有大部分是脑的功能。
       成立中医小组时,我就立过目标:治病救人为重,传播中医文化亦重 ,实践证明这一目标能够实现。现在我们中医小组的人员,每天都不断被追问各种中医知识,大家更忙了,但内心里无比喜悦,除了治病,我们希望能在每个人的心中埋下中医文化的种子。
 
记者手记
 
      中央指导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最早提出中医进方舱,并可承包方舱治疗。他坚持西医为主、中西医并重,并明确指出对重危症患者要果断、及早使用中药注射剂。事实证明,中医在抗击新冠病毒中发挥了应该发挥的作用。
 
      医者仁心。面对生命,所有医者都必须拥有敬畏之心,必须像张伯礼院士强调的,疫情面前,人命关天,中西医共同起作用把病人命保住了才是第一要义。如果疫情初起,我们的医者就能具有摒弃成见、积极协同的格局和勇气,就能具备中西兼重、中西医结合能够发挥各自优势的正确认知,就能主动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措施,我们或许能够保住更多人宝贵的生命。
 
      中医西医,最终目的都是治病救人。本应相互支撑,和谐共存。这次中西医携手抗击新冠疫情发挥了联合作战的倍增效能,这决不是唯一。中华文化倡导和谐共赢,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是一个典型的医疗范例。疫情尚未消除,决战正在进行。祝愿贾院长率领的团队和所有奋战在抗“疫”一线的仁心医者,能够中西医并重,齐心协力,早日取得抗“疫”决战的彻底胜利。
 
       1月28日至2月24日,山东首批援助黄冈医疗队直接参与治疗140余例患者,其中已有近90位患者出院。如果黄冈市区保持住新增病例为零的记录,尚在院的32位患者可能是他们此行治疗的最后一批确诊患者。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