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悼念抗疫英雄,媒体惊蛰传出“凄美绝唱”《清明谣》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05  浏览次数:454894
核心提示: 惊蛰已到,春雷鸣,惊百虫。在惊蛰这个节气里,春的正能量充分迸发所产生的效应,是万物生机盎然。一如资深新闻人白润岱在其所作的新词《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中惊艳概括:春满江湖,花潮易怒。据悉,该词系作者
 来源:大河客户端   发布时间:2020年3月5日
      
       惊蛰已到,“春雷鸣,惊百虫”。在惊蛰这个节气里,春的正能量充分迸发所产生的效应,是万物生机盎然。一如资深新闻人白润岱在其所作的新词《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中惊艳概括:“春满江湖,花潮易怒。”据悉,该词系作者为悼念抗疫殉职英雄及疫情中不幸逝世的同胞所作。寄望于此“凄美绝唱”在帮人们寄托哀思的同时,对抗疫起到“惊蛰效应”。

       据了解,10天前(2月21日起),为祭悼战疫牺牲的医护人员,被全国多家媒体相继编发推送的诗词《失曲牌名•遗爱天使》(又名《棠爱》),也出自资深新闻人白润岱之手。《遗爱天使》因“韵律哀婉缠绵,语言新奇,词意具有召引人们‘承蒙遗爱,常忆甘棠’的正气”,而广泛传播。不少网友将此诗词录制成朗诵及歌曲的音频、视频通过网络进行传播。

       就在《遗爱天使》的余音正在袅袅绕梁,回旋难绝之际,又相继有李文亮生前同事梅仲明等多位医务人员,及一线抗疫人员殉职。为深切悼念这些“甘棠遗爱”的英雄,同时深情祭奠在疫情中不幸逝世的同胞,日前,白润岱有感而发,再创便于谱曲并可供传唱的凄美新词《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

     《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共分四阙,120个字。炼字精准,字字珠玑。新奇出语,可谓艳惊四座。内容情深有余,恩重无限。全词中作者精选了四个宏观场景,用以递进式表现情志内容。情节体现出的情感波澜连绵不绝,起伏跌宕,给人以“听琴赏蝶”的审美享受——场景间的联动、变换造成了情绪浓度和感情色彩的不断升级,意境和意义最终也得以精彩升华,并达到了“君子使物,不为物使”、“仰望星空,砥砺前行”的哲学高度。品读该首新词,人会在情感会带领下,从愁怨走过哀婉和凄美,一路曲径通幽,走进释然、嫣然、豁然的意境。

       据了解,此首新词牌之所以叫“苏幕遮过踏莎行”,是因为:在创作之时,如果只在一个词牌的框架内填写词句,该作品的全部内容和意境便无法得以充分体现。所以,为了完美表达创作意图,作者便采用了元曲“带过曲”的制作格式,并严格遵守词牌的平仄韵律进行了创作。而所谓的“带过曲”格式,就是在元曲制作中,为将一个共同的内容完整表达出来,采取将两三个同一宫调的词曲牌,联并在一起的方式加以创作。该首《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的内容,便是由同属仄韵的“苏幕遮”和“踏莎行”两个词牌下的两首词联并构成。

       下面,本媒在将这首《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推送给读者的同时,将一篇诠释此首词的赏读性文章也同时附后。此《赏读》是发稿前,记者特邀作者临时作出的,希望它能对爱心音乐人、朗诵者,在启发乐感上,有所帮助。

  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

——悼念抗疫殉职英雄及疫情中不幸逝世同胞

□白润岱

怨荒鸡,啼晓误。

惊醒东风,吹梦成今古。

恨叶情条缠夙爱。

杨柳垂垂,尽化相思树。/


泪潸潸,浑作露。

露草离离,漫过埋愁处。

欲返梦中牵旧缘。

留客鹧鸪、悲挽斜阳暮。//


云聚烟舒,纸灰飞雾。

梨花照月当风舞。

白英落尽月西沉,

哀凉荡遍伤心路。/


春满江湖,花潮易怒。

护花人去花无主。

相思莫瘦倚阑人,

劲开幽草萦君墓!

          2020年2月29日夜就

附:《苏幕遮过踏莎行•清明谣》赏读:

        题记:该首词由四个表现宏观场景的内容组成,情节体现出的情感波澜连绵不绝,跌宕起伏,读之让人以听琴赏蝶的审感享受——场景联动、变换造成了情绪浓度和感情色彩的不断升级,即:弦动,蝶起(愁生)——弦鸣,蝶舞(愁升级为悲)——弦静,蝶落(悲向哀过度,呈现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弦乱,蝶狂(悲升级为哀)——弦断,蝶伤(哀升级为伤)。词行文至第三阙结束,情感本已进退维谷,无法再行延续。

        但是,一首好的诗词,作者是决不会甘于让其情感在谷底过久地徘徊的,而谷底往往却是实现强力反弹、掀起新一轮壮阔波澜的转折点。于是,就在“伤”即将升格为“殇”的千钧一发之际,填词之笔兔起鹘落,突然“剑走偏锋”,以“春满江湖,花潮易怒”,惊然“出招”,骤然打破僵局,开启了第四阙。此化险为夷之举,佛若悲哀烟雾里突然喷射升空了多束大型节日焰火:视觉上,烟雾还在,但却已被轰然炸响的“火树银花”,抢走了原有的关注度和情绪感召力——即便焰火燃过,仰望星空的人们所期待的、以及回忆里留下的,也仍旧会是满天的绚丽。这不仅实现了对全词的“救市”,而且更将全词的情感、意境及意义升华到了一个的新高度。

       下面提供的赏读文章,是以章回体讲“武侠”的方式信笔作出的。愿它能带领您穿越愁怨、哀婉、凄美,一路曲径通幽,进入释然、嫣然、豁然意境,去聆听、感悟《清明谣》——

       ●第一回(第一阙:梦醒、悲愁思启幕):

        恨东风布下“迷魂阵”,悲情客身陷“相思林”


        昼永更长,好梦留人睡。

        可恨那荒鸡——曾于宋代就被苏东坡以“荒鸡号月未三更,客梦还家得俄顷”诗句,记录在案的荒鸡,还不到打鸣的时候,今天竟然再行强出风头,提前报晓了。

        它的错误发声非但没有叫来黎明,却意外惊醒了沉睡的东风(也许是它此前一直在装睡)。

        “东风恶。欢情薄。”陆游说的没错!这可恶的东风啊,看到多情的人好过些,它就妒忌,而且太过于泼皮,从古到今恶习不改。

        这不,可怜的相思客正在做着的“春秋美梦”,被它回头做了个鬼脸后,一口气就吹跑了。吹得“人醒泪坐今朝,梦境飞回前朝”。把她(他)赖以幽怨的时空范围,骤然间拓展得格外寥廓、苍茫。真狠!

        男男女女的相思客,最易因花惹恨,为柳牵愁。她(他)醒后,思无限,悲盈心,亟待排解。但是,事与愿违,就在其愁怨指数几欲超限的时刻,令人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那缠系着他们深情旧意的杨柳枝条,被东风“无意间”吹荡了一下后,突然跃入了她(他)的视线。糟了,由此勾起的浓郁、剧烈的忧伤情绪,猛然间搞得她(他)心神不宁。

        于是,愁烟惨雾乱丝垂,丝丝皆任风吹软的满城杨柳,每一棵都被她(他)多情的眸光俘获,无辜地化作了她(他)的相思树。

        她(他) 数着相思树,一棵一棵,由近及远,一任幽思之情逸作天涯飞絮。可怜相思客,戚戚陷愁城!

     ●第二回(第二阙:踏青凭吊,化悲成哀):

        埋愁处东风“辣手摧花”,“救思客”飞来“鹧鸪大侠”


        悲情的湘弦拉得太紧就会崩断。哭吧,可怜的相思客,就让泪水冲淡旧愁,让悲声宣泄凄苦。

        于是,潸潸而下的相思泪水,一滴滴化作了晶莹、冰冷的露珠。

        真是始料未及:又是东风传“佳讯”。受东风“煽动”,得知有人送来了很多“露水”的簇簇绿草,突然“躁动”起来,于是,它们跟随东风一齐翻滚着“聚拢”过来,饱蘸了眼泪化作的露水后,又纷纷冒着寒烟冷雾,推波逐浪地“逃跑着”,铺向了远方。

        ——歇斯底里的内心,尚未将清晨以前淤积下的情愁高潮,有效降温,而这“萋萋一片伤心碧”的“催情行动”,又将引发一波怎样的悲楚浪潮呢?

        ——“离离原上草”。在《易经》里,“离”是“火”的意思。汉字的词类叠用,一般旨在强调某一事态更弱、小、寡、盛、旺、多等。由此,“离离”的本意自然是“火盛、火苗越烧越旺”。那么,“离离原上草……野火烧不尽”的意境自然也便妙在:“原上的草像绿色的火苗一样在旺烧、蔓延,红色的野火蔓过了绿火,绿火随后又重新蔓延过来。” 14岁的“网红”白居易,在1200年前就冒着被情诗对手“封号”风险,以此诗句考住从唐至今的众多混世“高才”。这些“高才”对此首诗的意义其实并不深谙,因为前后左右的众人都说好,他们怕丢了“大众情人” 的面子,所以,也便顺水推舟,拍手称好了。对于这些东风似乎特别清楚。它深知只有深受情感羁绊、甘动真才情的清明相思客们,才可能对代表“兼备水火”的绿草的“律动”有更深层次、更准确的领悟,于是才精心布置了此场景。

        来看看吧:她(他)感觉“逃跑着”铺向远方的草,绿色火苗一样呼呼作响地向前蔓延,直至烧过埋着其愁怅、不忍说出的,却又在其内心极为珍视的地方。“绿火”对“埋愁地”一面烈焰旺烧,一面露泪倾浇。这水火各半的情惆啊,该叫人如何消受?!

        白居易那绿色的“火”点燃的也无非是对“王孙”的生离之情,而清明相思客们这滚滚的绿“火”,却不仅仅旺烧着离愁,也更阻断了其通往心仪之人的死别去路。

        烟尘滚滚,离怨深深。行文到此处,悲弦一声如裂帛。剧情由“悲”,猝然上升到了感情色彩更为浓重的“哀”。唏嘘嗟叹,相思客极为可怜!如果此剧情是由自然人编导的,到此肯定就该“杀青”了,但是,相思客们自身发生的剧情,往往比编造出来的要磨人得多,更何况导演是东风。那么,接下来她(他)该怎么办呢?

       “何处行春不可怜?鹧鸪啼破落花天。”也许是清明的日子过于特殊吧,风摧落红无人管。她(他)伤心欲绝,悲恸瞑眸,欲行返回昨夜的梦中去寻牵旧缘。众生都看在眼里,但莺愁燕懒,无谁出面劝慰……

        “行不得呀哥哥!”正当她(他)走到梦的“入口”的时候,“行侠仗义”的鹧鸪突然喊出了声。

        鹧鸪用它在古诗词里喊了一千多年了的这句话“英雄救美”——既是在劝阻她(他)走出哀思,回到现实,又是在提前哀悼趴在西山头咳血的夕阳。同时,“鹧鸪侠”也仿佛在哀求夕阳:“为了救她(他),请再坚持一下,慢些落山!”

        鹧鸪的挽歌凄凉哀婉,翻山越岭,一遍遍被东风传播。这让她(他)的心再一次不知该何处安放……

        ●第三回(第三阙:哀情渐散释怀晚归、睹物思情哀极成伤):

      “风月刀客”趁夜“追杀”,“悲摧之人”归路“哀绝”


        带着深深冷意、聚积成堆的白云和渐渐疏散的烟气,轻悠地飘逸在天上,很像风中追悼芳魂的灵幡。而一阵阵飘忽在白云之下,阻碍她(他)仰望星空视线的迷雾,便是她(他)祭奠芳魂时烧过的纸灰所化。迷雾早已腾空,正在追逐云月而去。

        罢了,罢了,连天上的云雾都在对她(他)心仪芳魂的圣驾迎来送往,可见其在天堂里一定过得很开心。这下她(他)总算可以解放心情,回家睡觉了。于是,她(他)踏上了趁月而归的路。

        然而,谁知走着走着,却突然发现,路边树林里的一棵棵棠梨树正在“好风凭借力”,忙着趁月飞花,像极了出殡时的纸钱在飘撒,这岂不是为心仪之人在重新举办葬礼吗?如此“甘棠遗爱”之暗示,有谁看到能不伤魂呢?于是,梨树林再次化为相思林,她(他)不幸被再次拉回悲恸的哀思中。

       “春风梦绕断肠天”。和东风一样,月亮也绝对是场面调度派的“武林高手”。二位都才华盖世,惯以场面调度之术实施“迷魂大法”,但盖世才华一旦用不到正路上,绝对能坑死人。

        自古洎今,月亮在相思的领域很少扮演正面角色,这次也不例外。没见:那雪白的梨花随风飞舞时,为了引人注意,月亮却专门为梨花量身订做了“灯光秀”,从头到尾不断变换悲凉场景给她(他)看,致使每一片梨花的飘落都好似一把飞刀在割她(他)的心。直到梨花落尽,月亮这位可恨的“刀客”才幸灾乐祸地翻越西墙,回家睡觉。

       月亮这次被记录下来的“趁夜追杀”行为,可要远比宋代时晏殊以“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记录的那次“卑鄙”得多。但是,即便如此,相思客们仍一如既往,侬醉郎痴,对月亮感恩戴德。

       此次,梨花零落引发的哀凉情绪,飘荡遍了所有的人行道,引发了相思客们极大的心灵共振,和悲情共鸣。盛极的哀思,化哀成伤,哀伤的情潮也终于被“风、月”逼迫得惊涛怒吼,浊浪排空……

     ●第四回(第四阙:避免“伤”成“殇”, 相思化幽芳):

   春满江湖“哀情激荡”,思客释怀“花潮鼓浪”


      仅仅是清明的这一天,也仅仅是相思客们的哀思,就把春讯的“舆情”搞的这么大!哀思“舆情”造成的N个“舆论场”,让“恩怨十足”的春天,情溢四方,名满江湖,简直无法收拾。

       为了“控制舆情”,新一届“春委会”主任东君十九世紧急擂鼓聚将,专门主持召开了一次领导班子扩大会议。

       会议认定:相思客们的哀思之情之所以沦肌浃髓的原因,是爱护他们的人离去,肇使他们悲思过度、思绪杂乱、六神无主。

       会议分析认为:花最多情。万萼齐芳引发的爆炸性花潮一旦愤怒着澎湃起来,仍极易造成奔放的思情波澜拍打春天的警戒堤岸,继而会再次导致N+1、N+2、N+3个“舆论场”的持续出现,使得春天的内容里正负能量严重失衡。

        会议决定:为正确有效防范“无主”万花集中爆发忧思的“舆情”发生,立即因地、因人制宜,选取便于相思客们接受的方式悉心劝慰,让他们明白:阴阳虽隔,思愁与共。莫让倚阑相思的消极情绪再把自己折磨得身心憔悴,形容枯槁了,否则天堂里的“人”也会因她(他)而无法安息。

        会议指示:东风神煞(东风道号)和冷月孤煞(月亮道号)继续前去执行此次决定。

       “春委会”扩大会议结束后,因为惹了那么大的事情也没有受到批评,风、月二煞高兴坏了,胆子也更大了。它们认为相思客们只不过是“风月场中”酒醉的蝴蝶,怎么也逃不出它们所掌控的花花世界。

        “风一更,雨一更,人生能有几清明?该相思时且相思,莫到人老思不成……” 风、月二煞费尽苦心,编造好继续忽悠相思客们保持消极情绪的台词后,自恋自己太有才了,兴奋到了极乐!

         但是,当二位前去执行决定时却被眼前的情景弄蒙圈了。它们愕然发现,“剧情”竟意外出现了“拐点”——相思客们不知何时被唤醒,正在对酒弹唱“伤不起……”

         “风、月”立即“省悟”,认为自己的新任领导东君十九世“太懂政治”,“拐点”就是它亲自出马,暗中做相思客思想工作的结果,“别人没这本事,也没这大局意识”。

         但由于害怕“风月为奸”的案情败露,所以未敢干扰、阻拦,只能暗骂了“东君十九世的十八辈先人”后,失望地顺水推船,配合发展……

         是啊,伤不起呀,真的伤不起!再伤就会因“伤”成“殇”(早逝)了!相思的人啊,“君子使物,不为物使”,什么理由也不应让我们沉溺于哀思而不能自拔。只能让感恩砥砺我们不懈努力,不断前行。

         从今天起就让我们保持好体力、心力,努力想尽办法,让寄托哀思的幽草全部愤怒开放鲜花,逐浪花潮。

         让波浪翻滚的花潮层层萦绕、陪护在墓碑周围,并以四溢的芳香,时刻告慰芳魂:我知道星星的眼睛会说话,你那石刻的碑文会开花。穿过你的芳心,追慕你的芳华。我的心,真诚感恩;我的爱,带梦出发!(白野.2020.3.5)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