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社会头条 » 正文

我不舍得放弃它 | 湖北文旅企业心声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3-10  浏览次数:264529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程佳 杜洁芳 于帆文化和旅游行业的营生,很大一部分是围绕老百姓衣食住行的服务业。因为新冠疫情,湖北范围内的景区、旅行社、KTV、民宿等在这个春节黄金周按下了暂停键,颗粒无收的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程佳 杜洁芳 于帆
 
文化和旅游行业的营生,很大一部分是围绕老百姓衣食住行的服务业。
 
因为新冠疫情,湖北范围内的景区、旅行社、KTV、民宿等在这个春节“黄金周”按下了暂停键,颗粒无收的他们近况如何,这一关,他们扛得过去吗?
 
武汉民宿创业者:“每套房子我都倾注了心血,放弃它们,我真的舍不得。”
讲述人:九亿(化名)|湖北武汉
 
2018年9月,我、老公和1位朋友,3人一同创业,开设九亿民宿。我们在武汉租下了12套房子,光谷5套、汉口6套、中南1套。
 
去年底,我们花了31万元给3套房重新装修,设计上主打异域风情,各具特色。12月,我们就陆续接到了不少订单,春节和情人节期间的房间早就预订出去了。
 
为了让住进来的游客有更好的体验,我们准备了速冻水饺,配备了化妆棉、小糖果,花了不少心思,想不到游客未到,新冠肺炎这个恶魔却抢先来了。
 
1月16日,出现了第一位退单的客人。原本过站停留武汉的他选择了改签。
 
退单越来越多。当所有的单都退掉,我们光房费损失就达3万多元,这还不包括没有订出去的房间。
 
有一位客人坚持不退单,他给我打电话,鼓励我说:“房东,加油,我不退房,我支持武汉,希望疫情早点过去,我给你们加油打气。”
 
我特别感动,心里特温暖,但还是给他退款了。客人的心意我们领了,但我们不能让客人承担损失。
 
1月25日,疫情发展越来越严重,武汉封城,公共交通全部停运、很多医护人员没办法回家。在住宿业朋友的号召下,大家自发组成联盟,免费提供房间给医护人员入住。
 
我们积极参加了,把在光谷的两套房提供给医护人员免费住,1月31日,医护人员的住宿问题得到政府统一解决,房间又空出来了。
 
现在,身边一些做民宿的朋友开始退租,决定放弃民宿。他们认为疫情对今年武汉旅游业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游客不会愿意来了。同时,经济上的惨重损失,也让他们真的无法再支撑下去。
 
我们的12套房都是租赁房,平均每套房月租金4000元左右,这两个月来,房租损失已近8万元。
 
我们也在拼命想办法:4套房子以低于租金的价格长租出去,租房的可能是困在武汉、不能出去的人,或是家离单位距离较远的人。剩下的房租压力,只能死扛,去年经营一年的盈利,都用来装修和填补损失了。
 
我也不知道还能扛多久,心里越来越焦虑。我辞职前是在电视台负责公众号维护工作,现在我每天都在网上求职,哪怕一天几十元的工资我也愿意干,我好想多赚点钱填补亏空。
 
我一直希望武汉的民宿能像成都、厦门一样好,我也想把自己的民宿做出特色。因为每套房子我都倾注了心血,每个房间的设计都是我自己亲力亲为,放弃它们,我真的舍不得。
 
在天灾人祸面前,亏啊、挣啊,都无所谓,其实,只希望疫情赶快过去,大家都好起来,春暖花开,大家都再来武汉。
 
KTV经营者:“人力、房租得支出,能维持多久?我不知道。”
讲述人:钟立清|湖北十堰
 
最早传来关于新冠疫情的消息时,武汉市还没下发封闭管理的正式文件。但考虑到要减少人群密集、配合疫情防控、做好员工防护等需要,我果断提前停业。1月23日,湖北全省封闭管理的文件正式下发了。
 
我的第一家KTV在2008年开张,那时候量贩式KTV正在快速席卷国内三四线城市,是当时聚会、娱乐流行的消遣方式。十几年,我先后开了5家KTV,总投资3000多万元。这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娱乐方式多样化,KTV遇冷,我关了两家店,剩下3家在维系。
 
在十堰这样的城市,春节假期前后1个月的经营,占KTV一年总收入的大头。为了吸引回乡人来玩,我今年特意提前买了蔬菜、水果、瓜子等食品。被迫停业以后,我把这些食品送到了交警大队,对仍在执勤的他们表示感谢。2月初,十堰宣布“战时”管控,我的压力越来越大,最近整宿整宿地失眠。伍子胥一夜白头的心境和滋味,我真的是体验到了。愁死人呐。
 
有一部分员工回家过年了,但还有一部分仍住在职工宿舍,原本说过年加班,现在却被困在这里。我要照顾好他们的日常生活,还要安抚大家的情绪,消除恐惧。近200个员工,每个月的工资加上房租,近40万元的开销。我很焦虑,怎么筹到钱?
 
困难肯定有,但我不想坐以待毙。最近,我定期帮助他们作技能培训,为复产做准备。我跟门店负责人开会,研究借款填补亏空,酝酿疫情结束后的开业计划。我们都知道,即便疫情过去,文娱业仍需要经历一段恢复期。一方面,人们对回到人群密集的娱乐场还有一定的心理恐惧,另一方面,持续的待业之下每个家庭的经济也受到一定影响。
 
但不管什么时候,大众的消费需求始终存在。尤其在经历了这次疫情之后,人们对生活品质提升的需求和对精神生活追求的需要,KTV还会重现生机。虽然现在苦苦支撑,但我们心里祈盼着复苏的日子早日到来。
 
旅行社负责人:“如果5月疫情还没结束,今年年底我就得申请破产了。”
讲述人:方红莲|湖北宜昌
 
武汉封城前4天,我们公司接待的百里荒冰雪季团队游客中就有两名武汉人,那几天,宜昌到处在传武汉传染病的事情,大家心里都有些紧张。所以,我赶忙联系了导游小张,悄悄给她微信发了几句话:“不声张、单独护送、戴好口罩、确保安全。”
 
同时,我在公司员工群中告知大家:“近期,接待团队游客业务原则上收紧。除特殊要求外均不再出团。”
 
没想到,大家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全面爆发。疫情数字不断攀升,宜昌也实施了最严格的防控措施,我们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时时刻刻关心着每天被感染的人数,恐惧、害怕……毕竟武汉离我们也不远。
 
那段时间,只想着活命最要紧,哪顾得上想自己的生意啊。现在,随着新增确诊人数的下降,我才开始琢磨该如何面对业务停顿期。
 
虽然我经营的旅行社规模不大,只有20多人,而且年前就给大伙发了工资,没有太大的资金压力,可疫情拐点的不明朗让人心里发毛。2月、3月、4月、5月,我大致算了算自己的账,最好在5月旅游业可以回暖,要不然今年年底我就得申请破产。
 
如今,生意没得做,我每天负责儿子的一日三餐,做好高考生后勤工作,本是件多么平淡幸福的事,但我心里总是发虚,没着没落的。
 
往年春节都是公司最忙的时候,派出的团一拨接着一拨,忙都忙不过来。单百里荒景区一家,就能接待游客1万至1.5万人。所以每年的春节期间是我们旅行社行业提升收入最为重要的时间节点。从正月初一至正月十五,是旅游高峰期,出12至15台大巴车有时都不够,基本没空陪家人过年。现在可以一直呆家里,我却呆不住,如坐针毡。
 
我在想,疫情对我们旅游行业打击很大,下一步,我们的服务该怎么转?
 
我自己研判,今年湖北的旅游肯定会受到影响,旅游将会以家庭为单位的小团队居多,而小团队服务挑战的是服务的品质。我们这样的小旅行社能否经得住这个新考验?我和员工说,这是我们今后都要考虑的一个新方向,趁现在,正好可以多练练内功。
 
农家乐从业人:“我梦到山上人家来了好多客人,都夸我做的腊肉好吃。”
讲述人:闫凤娥|湖北宜昌
 
每天早上起床,看到屋里挂着的一条条腊肉,地上、桌子上堆满了炸辣椒和豆瓣酱,我心里都在滴血啊。这是我花了10万元买来的食材,全家人通宵达旦做出来的土特产,就沤在家里,眼看着一天天要过期。
 
1月25日听说武汉封城,我们全家都傻眼了,去年夏天才装修好开门迎客的农家乐这个春节就得凉凉了。“100万元贷款、每月1.13万元的还款,还有50多万元的欠债……”我脑子里迅速飞出了这些惊人的数字,而它们在几天前还是那么让人信心满满。
 
怎么办?唯一没有跟着我跌在民宿生意里的老公,由于疫情也没法出去打工,这也意味着,这几个月我们全家没有任何进项,但还需要照例去还银行贷款。
 
那天晚上,我和老公把家里所有的银行卡和存折拿了出来,看看还有多少钱可以挺过这段时间。看着银行账号里可怜的四位数,我急得哭了起来。
 
山上人家农家乐是我们全部的身家啊,从2018年装修到2019年开业,前前后后搭进去100多万元,去年夏天,生意特别好,几个月的时间,就赚了近30万元,所以我想着春节期间再努努力,银行贷款很快能还完。
 
谁想到,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把我所有的梦想和计划都打碎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看着才几岁大的两个孩子、已经年迈的父母,曾经为全家规划了美好明天的自己被挫败得一塌涂地。
 
朋友说,你们的土特产平时卖得那么好,可以去淘宝或者是在网上开直播销售。但是我们农村人不会弄直播,而且现在村里交通都封住了,直播卖货也需要物流,显然实现不了。
 
这些天,我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实,感觉有千斤重担压在身上喘不上气来。有天晚上,我做了个梦,梦到山上人家来了好多客人,都夸我做的腊肉好吃。希望,这个甜美的梦很快可以成为现实。
 
景区经营者:“旅游消费会快速反弹,决心搞好下半年。”
讲述人:吴汉冈|湖北十堰
 
正月初一,按照湖北十堰市文旅局下发的通知,汉江绿谷封园了。
 
疫情来得突然,对我们这样一个以山水风景为特色、季节花海为看点的生态观光景区来说,遭遇了“重创”。
 
看着满园盛开的梅花,我只能干着急。因为封园,导致无法人工种植,春节过后紧接着而来的清明、“五一”花海,基本上都没有了。
 
这次疫情让汉江绿谷错过的不只是春节,上半年的旅游时间节点,基本上都要错过了。
 
2010年,十堰启动汉江生态经济带建设。经过考察和论证,我承包了青龙村位于汉江北岸近万亩坡地和荒山,以4亿元投资规划建设“汉江绿谷生态旅游体验区”。到2015年,设想打造的以生态为重点、山水为特色、花海为看点的生态观光园已初见雏形。这些年,江汉绿谷吸引游客近百万人次。景区去年营收2000多万元。
 
即便这样的营收,仍不能平衡成本。景区每月最低成本是170万元,现在因为疫情,景区暂时停止营业,每个月都处于净亏损状态。虽然现在景区封闭,但财务、人员工资、景区维护等运营费用仍在产生。
 
从民众旅游消费额度来看,春节本身就是消费欲望、消费预算和消费力最强盛的时期,景区旅游尤为依赖这一“档期”。景区经营这些年,我一直很看重春节的假期档,全家老小出门旅游,游山赏花,景区特别热闹。如今受到疫情影响,我也在认真思考景区未来的转型发展。
 
我非常认同行业专家对疫情后旅游行业的发展分析,当疫情消除,必将迎来旅游消费的快速、强力反弹。景区作为旅游产业的核心载体,这方面会体现得更加明显。
 
这段时间,我有了很多新的打算,比如民宿、秋千园、娱乐场等等。乡村旅游发展前景很好,我对未来很有信心。
 
记者手记
 
疫情的突然来袭,对很多依赖大众消费的文旅企业而言,是一次重创。
 
与新闻中每天变化的疫情数字一起跳动的,是每一个文旅企业经营者心中的数字,那些数字可能是账面损失的金额,可能是将要裁掉的员工数量,可能是企业还能维系经营的时间……
 
采访中,记者不止一次感受到来自这些经营者的焦虑和压力,这些压力既来自于他们对企业自身生存的不确定性,同时也来自于他们身为企业经营者的责任和对战胜疫情的坚定决心和信心。
 
虽然现实是残酷的,但随着疫情平稳并逐渐向好,随着政府组合扶持政策的推出,随着文旅人绝地反击、主动求新求变,待到春暖花开时,一定会迎来希望和光明。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