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国内头条 » 正文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 打开美丽中国的新画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0-04-25  浏览次数:198362
核心提示: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作者:辛茜、申瑞瑾、胡巨勇、薛茫茫当你在林中的溪水间穿行,清脆的鸟鸣如雨滴落满肩头;当你徜徉在幽静的山谷,摇曳的野花将你簇拥这就是我们的绿水青山。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绿水青山就是
文章来源:“文旅中国”客户端     作者:辛茜、申瑞瑾、胡巨勇、薛茫茫
 
当你在林中的溪水间穿行,清脆的鸟鸣如雨滴落满肩头;当你徜徉在幽静的山谷,摇曳的野花将你簇拥……这就是我们的绿水青山。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地球是人类栖息的唯一家园,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是大自然给予我们珍贵的馈赠。良好的环境带给人类的不仅是财富,还带给我们无限旺盛的生命力。空气污染、水污染、噪音污染等,使自然遭受着各种污染的侵袭,人类应停下脚步,学会反思。地球上每一个生灵都是平等的,我们要心存敬畏,与万物和平相处、和谐共生。
 

绿色的河

作者:辛茜
 
   我不能忘记那条河清纯、原始、美丽的清晨。
 
  那里的清晨过于柔和,飞翔的雪雁下动人的绿色又过于丰饶。
 
  那是一条源自大通境内,达坂山南麓开莆托脑中山的河流,《水经注》中被称为长宁水。下旧庄以上叫宝库河,以下叫北川河。
 
  午后,斜阳丝丝如缕,林中的马鹿正欲归家,岩羊的身影在山崖之上一闪而过。这条河由涓涓细流渐次丰润,奔流而下,自西北至东南穿山越岭,在下旧庄附近,揽过右侧的黑林河;在大通县城桥头镇,又顺势拥住左侧的东峡河,从东南转而径直向南,一直到孙家寨。最终,进入省会西宁,投入湟水的怀抱。
 
  自然变化奇妙无穷,目不暇接。平原上生活的人,也许不会相信,在走进雪山草原的空旷与苍凉、野性与大美之前,高寒、缺氧、紫外线强烈的青海高原,会在人们面前呈现出如此秀丽多姿、拥有10多万亩林地的绿地。
 
  这是因为,年轻的青海高原虽地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东北部,地形高耸,世界闻名,却由于地质、气候、土壤、植被和外引力的不同,地貌特征差异有别。这是因为,由于从西到东流贯其中,扇状分布的众多河流,让这片湿润多雨的绿色谷地,山林对峙,灌木成林,乔木枝叶繁茂,在屏障似的达坂山面前,穿越高山峡谷,宛如一条绿色的河流,蜿蜒曲折、绵延起伏、波澜壮阔。
 
  因为大通县距离西宁市较近,小时候,父亲就带我去过老爷山。老爷山又名“北武当”“元朔山”,与北川河下游东峡河口右岸的香山遥遥相对,形成600多米长的峡谷。香山海拔2746米、裸露陡峭;老爷山海拔2928米,数峰绮丽,树木葱茏。春天,百花怒放,绿叶新鲜欲滴。夏天,野芍药、野草莓遍布山岭,柔嫩的野蘑菇一朵一朵点缀在草木林下。那时候,没有登山的台阶,父亲和我只能沿草木丛生的小道往上爬。我一边爬,一边摘草丛里的草莓,吃得嘴里甜滋滋的,一不小心,让萱麻咬了手,又痒又疼的滋味,让我哭出声来。泪眼蒙眬中,我突然发现前面不远的山坡上,长着一个像盘子一样的蘑菇。指给父亲看,父亲也很惊讶,他松开我的手,要去给我摘。可是长蘑菇的地方地势很陡,我不愿让父亲去。父亲为了让我高兴,还是冒着危险硬是把它摘下来,递给了我。
 
  那是我至今见过的最大的蘑菇。非常漂亮,一身洁白,无丝毫瑕疵,肥厚的伞柄支撑着细腻鲜润的伞盖,像童话世界里的公主。不过,它洁白的身子离开土壤后没有坚持多久,很快就不再靓丽,根部和伞盖的边沿渐渐发黑,脑袋摇摇晃晃,再没有力气支撑身体了。无奈,回到家父亲只好用它做了一锅鲜美的蘑菇汤,把它留在了我的肚子里。
 
  到了秋天,大通河谷野果满山满坡,万紫千红。沙棘果营养丰富,酸瓶儿像缀在黄花中的小瓶子,又酸又甜。五月开花七月成熟的梅子挂满枝头,流着甜甜的红色汁子,燃红了孩子们的馋嘴。还有马奶子、地瓢儿和叫不出名字的野果一簇簇、一丛丛,吃也吃不够,吃也吃不完。庄稼人编制背斗、箩筐的天然材料更是遍地皆是,牛胫条五月开花,香气四射,颜色水红,编出来的农具结实耐看,还有缠条、胡儿条,形态不同、花色斑斓,编出的物件简直妙趣横生。
 
  当然,除了天然灌木林、乔木林50多万亩,大通河谷还有以青杨为主的人工林3000多亩,覆盖着大片原野。珍奇名贵的狍鹿、大鹿、野马、黄羊、香子、熊、豹、雪鸡、野雉悠然其间,大黄、党参、茅香、黄芪掩映于鲜花草丛。
 
  青海人爱树、爱花,从不轻易砍伐林木,从未停止过植树、栽花。近年来,达坂山下,茂密的森林里荒漠猫、马鹿、淡腹雪鸡、高山胡兀鹫、赤狐等珍稀野生动物数量增长,2019年8月,有人还在达坂山南麓的平缓丘陵地带发现了一只雪豹。
 
  雪豹是高原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被称为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雪豹出没于海拔4487米的北川河源头,青海人保护生态的成绩功不可没。北川河所涵养的绿色生态、精雕细琢的自然风景与雪山、林木相互依存,与人相濡以沫,还能够让夜莺自由歌唱,让开垦的农田舒缓开阔,沿坡而上;能够让辛勤的农民在田野里播种小麦、蚕豆、油菜。累了时,拭去汗水,坐在田埂上心满意足地喝一杯浓浓的茯茶,心儿宽展得走到天涯。
 
  (辛茜,作家、编辑。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理事、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高研班学员。代表作散文集《眼睛里的蓝》《茜草为红》《一望成雪》,长篇散文《我的青海湖》《高原野花》,长篇报告文学《尕布龙的高地》,报告文学集《苍莽高地》。曾获青海省政府文学创作奖、第四届冰心散文奖、《人民文学》近作短评金奖、首届中国“丝路散文奖”、《北京文学》优秀报告文学奖。)
 

走在春天的茶香里

作者:申瑞瑾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扶贫办的筱华姐说,今年黄金茶采得早,我带你去茶山走走!就这样,那趟绿皮火车,把我捎到了早春的吉首。
 
  三年前,我在吉首结识了筱华姐,认识了向天顺——隘口村支书,辞了公职回乡种茶的湘西黄金茶非遗传承人。有着数株古茶树的苗疆茶谷,正在打造茶旅小镇。
 
  我们坐车与冷寨河背道而驰,一路挺进保靖的黄金村去看传说中的古茶树王。站在茂盛的古茶树下,我兴奋地与它合影。茶树上盛开的白花,让人恍惚,今夕何夕?我摘下几片茶芽,笑着说:这棵茶树的茶喝不到,就尝一尝鲜叶吧。
 
  吉首的田间地头、山谷梯田,目之所及,皆为郁郁葱葱的茶园。田埂上,三两株紫荆花怯生生地开了,天顺说,紫荆花开了,黄金茶就可以采了。
 
  路旁的茶园,一个年轻女子正在娴熟地采茶。女子过年时回娘家,没想到被这场疫情困住,干脆安心采茶。
 
  自隘口村西行八公里,就到了林农。由几个自然寨子组成的林农,与隘口处于不同的山谷,簇拥不同的溪涧,虽隔山隔水,但因黄金茶,被整合成了新的隘口村。
 
  林农寨的海拔要高一些,车子一直在爬坡。往西北再爬两公里,就是然灼苗寨。鳞次栉比的木屋依山而建,与古树、山林、茶园、溪水,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从一处高坎眺望,层层木屋掩映在古老茂密的枫香树后,也掩映着数不清的故事。下午四五点钟的太阳,在山里似人生的盛年。光影下的古寨,炊烟尚未升起,鸡狗打架的响动,也好似被溪水的潺潺声和山风的呼呼声屏蔽了。
 
  下山时,背鱼篓的老人、孩子,与我们不时相遇。路旁的李树缀满细碎繁密的白花。发新芽的古树、逆光下的芭茅草,将峡谷里的茶园衬成一片朦胧的绿色。几个苗家妇女从斜斜的小路爬上来,背的、扛的、提的,是一天的劳动成果,脸上满是欢愉。
 
  从保靖吕洞山而来的洽比河,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夯沙。我们逆流而上去幸福茶谷,洽比河顾不上跟我们打招呼,一路往山外狂奔,急着去狮子庵一头扎进峒河,入大江大河,这是每道山涧、每条小河的理想。虽然它不知峒河何时易名为武水,又在何处汇入沅江。
 
  我们来到云缠雾绕的峭壁前,这里是画家兼制茶人郭翔生租住的木屋。春天的溪水活泼得像小姑娘,从木屋旁轻盈流过。
 
  走在茶园高高低低的田埂上,一位老人在路坎下专注地采茶,陪同我们的支书说,这里2016年就脱贫了,家家户户都有茶园。自从栽茶有了收入,一些早年跑了的媳妇,也都陆续回来了。
 
  晒谷坪、木屋、池塘,被青石板的小径分隔得错落有致。原来早在2016年,寨子就被评为中国传统古村落,常常有学生进寨来写生。郭总选择在此处建茶厂,定是被这里的山水迷住了——做茶、写生两不误。木屋还开辟了茶室,每天迎来送往很多慕名而来的客人。
 
  徜徉在小路上,让人不觉有了归隐的心。在茶香袅袅的大自然的画卷中生活,该是许多人的梦想吧!
 
  (申瑞瑾,中国作协会员,全国公安文联理事兼散文分会副主席,全国公安文联全职签约作家,湖南省散文学会理事,怀化市作协副主席,鲁迅文学院第29届高研班学员。出版散文集《尘世间的旅行》《半池荷香》《美丽潇湘·茶事卷》《到哪里寻找心中的海》《花事于人渐有涯》等。作品散见于《北京文学》《湖南文学》等,入选《中国公安文学精品文库(1949-2019)•散文卷》《2018中国散文年度排行榜》《2018中国年度作品•散文》《2015中国精短美文精选》《2012中国精短美文精选》等文学选本。曾获第七届冰心散文奖,首届湘江散文奖等。)
 

柳笛(外二首)

作者:胡巨勇
 
绿色的鸣唱
以一种空灵
奏响春天的集结号
  
抓一把阳光填词
采几滴鸟语入曲
柳枝交出的新辞
婉约,平仄。流转,清明
东风吹面不寒
山水有了
远一程近一程的
粗犷与柔情
  
扶直村庄的炊烟
也曾在牛背上抒情
咿呀唱词
醒了岁月的梦境
春天
已是大地的主角
 
 
舌尖上的春天

作者:胡巨勇
 
探过村庄的头,香椿
看东风收复失守的江山
萌动的春心
涂抹季节的底色
一把炊烟
父亲凉拌或腌炒
碰撞出舌尖上的幸福
 
被阳光抚摸过
被雨水濯洗过
田园里的春韭
总沾满儿时记忆的清香
荠菜守住满腹秀色
母亲的一碗水饺
让我们将春天
反复咀嚼
 
 
调皮的春笋
 
作者:胡巨勇
 
步步高的脚步中
诱惑的是
乡愁里的味蕾
打开的是
十万里春光
春天的写真
一米阳光
叩醒门楣里的梦境
和风踩着溪流的脚步声
打开了春天的写真
杨柳最会卖弄风情
长发飘逸,腰肢舞动
面对乳燕的修剪
顾影自怜
 
梨花的素雅
还原了生活的本色
在远山的背景里
布谷啼唱的韵脚
透露大地萌动的春情
 
天蓝水绿,云轻盈
纸鸢吟唱
犁铧翻滚的憧憬
蝶舞翩翩
醉了时光深处的色彩
炊烟勾画的乡村版画
让返璞归真的心灵
扎下了根
 
  (胡巨勇,诗文作品散见于《新民晚报》《深圳特区报》《散文诗》《中国文化报》《海南日报》《中国文学》等国内外近500家报刊杂志,系湖北黄梅县、黄冈市作协会员。有作品入选《新世纪诗选》《98诗文精选》《深圳放歌》等。)
 
 
 
碧山闲游(外一首)

作者:薛茫茫
 
走过山水
心中便有了辽阔
 
把身心放逐在
青山绿水间
摘一朵闲云
扯出诗笺
 
即便繁花满眼
心中的风景
只有天高云淡
 
餐云饮露
风拂须髯
远处
雾霭流岚
 
披一身紫樱洇染的长袍
任两边青叶簌簌
依然
把清雅看向繁花

水满清江

作者:薛茫茫

 
你是大山的眼
任草木青黄  
流转着清江两岸 
百花的香
  
你是大地的眼  
把一天星月放逐在
顾盼流连间
  
你波光潋滟  
眨动着盈盈秀眼 
把碎金洒满了江山
  
你还是谁的眼 
让岁月  看到了
似水流年
 
 
  (薛茫茫,河北省作协会员、石家庄作协副主席,现就职于石家庄市文联任宣传创作部主任,《太行文学》副主编。曾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华诗词》《诗选刊》《燕赵都市报》等发表作品。曾获《诗刊》全国诗歌大赛优秀诗歌奖,中国散文学会、河北散文学会西柏坡散文奖一等奖,石家庄市第八届、第九届文艺繁荣奖。出版诗集《雪野》。)

 

 
 
[ 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